没有超话的超女时代,我们是怎么为李宇春、张靓颖打call的?

最近微博上掀起了一场“世纪battle”,起因还要源于网上传播甚广的一条帖子——“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在这位网友看来,不是周杰伦已经过气了,就是周杰伦的粉丝太“佛系”了。

image
cfp

最近微博上掀起了一场“世纪battle”,起因还要源于网上传播甚广的一条帖子——“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在这位网友看来,不是周杰伦已经过气了,就是周杰伦的粉丝太“佛系”了。

image
weibo

为了回应流量质疑,周董的“夕阳红粉丝团”被迫营业,一步步学习如何打榜、刷数据、送积分,不少杰迷直言熬夜刷数据刷出了年轻感:“没想到一把年纪了还能疯狂一把。”

image
weibo

最后,这场“夕阳红粉丝团”和“顶级流量粉丝团”之间的对决以周杰伦登顶超话收尾,周杰伦也成为第一个超话影响力破亿的明星。

image
weibo

时代在变,给偶像打call的方式也在变。粉丝之间打榜battle在今天看来似乎已经不足为奇,然而这一切对于世纪初刚刚引入真人秀的中国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将目光拉回到2005年,那年夏天,一档叫《超级女声》的节目经湖南卫视播出,火遍大江南北,带火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一批新生代歌手,“玉米”“笔亲”“凉粉”也应运而生。

image
weibo

2005年,距离微博出现还有四年,在那个没有超话,甚至连互联网都尚未普及的年代,粉丝们是怎么为偶像打call的?

image
weibo

考古向:“超女”究竟有多火?

深扒当年的饭圈之前,先来考个古。2005年的《超级女声》究竟有多火?

image
weibo

根据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公司公布的2005年《超级女声》节目收视数据表明,在北京、上海、长沙等12个城市“收视仪”调查中,超女平均收视率为8.54%,平均收视份额达到26.22%,决赛期间平均都有11%的收视率,不仅居于同时段收视首位,其平均收视率还超过中央电视台。

image
weibo

尤其是三强对决的尖峰时刻,个别时段的市场份额最高达49%。如果按照央视索福瑞在全国范围内平均一个点的市场份额一般有580万观众来计算的话,那么当晚收看“超女决战”的观众则一度超过2.8亿人,直逼3亿大关。也就是说,每5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看“超女”。

image
weibo

可以说,《超级女声》成为了一个文化现象,一个文化符号,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让“追星”融入千家万户,引发全民追星的浪潮。

image
weibo

当年的粉追起星来有多野?

2005年的中国处在朝着现代化飞速发展的时期,年轻一代在争夺话语权,许多观念在被打破、重组。

image
weibo

那个时候的“超女”录制现场,观众说上台就上台,鲜花、抱枕、玩偶一股脑地往偶像怀里塞,弄得李湘、汪涵主持过程数次被打断,不得不暂停下来维持秩序。

image
weibo

那个时候粉丝与偶像互动全靠现场电话连线,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抢到了电话线:“靓颖,我最喜欢那首《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可以为我们凉粉唱两句吗?”

image
weibo

那个时候还没有“亲妈粉”“奶奶粉”这样的潮词,不过妈妈、奶奶级别的粉丝可不少。

image
weibo

这位夏奶奶74岁,来自上海,总决赛当日早上飞来湖南卫视录制现场,得以上台拥抱偶像。当被问到为什么喜欢李宇春时,夏奶奶说:“宇春唱歌大气、率真、阳光、青春,就三个字,棒极了!”

image
weibo

这一对“忘年交”并没有随着“超女”的热度淡去而结束,每年过年李宇春都会打电话为夏奶奶送上节日祝福,去年李宇春在上海举办演唱会,87岁高龄的夏奶奶还来到演唱会现场为“春春”打call。从青丝到白发,我都陪你。

image
weibo

对于“妈妈粉”来说,二十出头的偶像就是令自己孩子闻风丧胆的“别人家孩子”,这位阿姨追星的同时还不忘向“春春”妈讨要教育孩子的方法,可谓登峰造极,达到了追星的最高境界。

image
weibo

当然,除了“夕阳红粉丝团”,追星族中也不乏年龄小的粉丝。那个时候的90后,思想觉悟是相当的高,因为喜欢“老是唱英文歌”的张靓颖,所以想让自己的英语成绩更好。

image
weibo

那个时候,饭圈的应援方式十分硬核粗暴,除了制作横幅、海报就是荧光棒、拍拍掌,剩下的七分全靠吼输出。那个时候,粉丝们尚不知道地铁里的LED大屏为何物,代步车挂上“春春”的大头照就是爱的证明。

image
weibo

那个时候表达爱意的方式也笨拙,再怎么激动,再怎么语无伦次,也只能憋出一句“太喜欢你啦!”“永远支持你!”。那个时候“老公”“老婆”还不像现在这样轻易叫得出口,说一句“I love you”都要低下头脸红心跳好久。

远去的夏天,陪你一起长大

image
weibo

《超级女声》让我们亲眼见证一个个女孩通过一档节目,实现从默默无闻到万众瞩目的华丽蜕变,也让许多人第一次见识到粉丝的力量。至于追星的意义,用总决赛前一位受访者的话来说,或许是,我们有幸“陪伴她们一起长大”。

image
weibo

14年前,来自四川成都的李宇春21岁,来自湖南长沙的周笔畅20岁,同样来自成都的张靓颖21岁。《超级女声》落下帷幕,摆在她们面前的是无可限量的大好前途。

image
weibo

14年后,李宇春成为现象级歌手,第十专辑《哇》上线收获乐界好评无数。在演艺事业上,她凭借《十月围城》中的戏班女义士方红一角提名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还作为颁奖嘉宾出席戛纳电影节。

image
weibo

此外,独具魅力的她成为时尚界宠儿,一举拿下Givenchy全球代言人和GUCCI品牌大使,纵横各大秀场。

image
weibo

周笔畅唱作经商两不误,不仅在香港红馆连唱两场,成为首位在红馆加场开唱的内地歌手,还涉足商圈,自创潮牌Begins。

image
weibo

作为影视剧插曲专业户,她为《分手大师》《小时代3》《流浪地球》创作插曲,最近还献唱热播剧《陈情令》的主题曲《无羁》。

image
weibo

张靓颖也实现了她的多个“首位”——首位亮相格莱美颁奖典礼的华人歌手,首位登上维密大秀的亚洲歌手,首位亮相央视春晚的内地选秀出身歌手……今年春节期间,她登上央视《经典咏流传》,传唱唐代诗人杜甫的《春夜喜雨》。

image
weibo

14年前,大部分80后刚刚步入社会,最老的一批90后还在上高中,赶在新世纪开启之前呱呱坠地的小朋友们正是对世界充满好奇的时候。14年后,有人组建了家庭,有人找到了安稳牢靠的工作,有人飞到大洋彼岸留了学。

image
weibo

她们都成为了闪闪发光的大人,我们也在各自的轨道上心照不宣地运行。

image
weibo

那年夏天怀着郑重而焦灼的心情发出去的短信,拼命打也不打不进去的电话,那句MP3里反复循环的“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都逐渐离我们远去了,我们也早已不再是每周五晚上抱着西瓜守在电视机前的少年。

image
weibo

偶尔,只是偶尔,我们会怀念14年前那个流量尚未称王的年代,那时候天很蓝,草很绿,时间过得很慢,一个人一心一意,孤注一掷地为了舞台上的另一个人,哭过、笑过、爱过。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ELLE星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