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志订阅 ELLE信用卡
  • 注册Register
扩展
CELEBRITY

蒋琼耳 邢恩戈,我们这样的兄妹

来源:《ELLE世界时装之苑》 2013-02-05 15:34 编辑:JAMIE GE

在“遇见”这个全新的栏目,ELLE会邀请两个有意思的人,一起聊一些有意思的话题。第一期,我们请到「上下」品牌的创始人兼设计师蒋琼耳和她的哥哥邢恩戈,谈谈如何做好的家人、好的伙伴,以及如何像他们的父母那样把没有压力的幸福传给下一代。

蒋琼耳 邢恩戈,我们这样的兄妹

摄影:TERRY BAE@7am   造型:YOSHIKO   化妆/发型:许奕   采访/撰文:蘑菇   编辑:JAMIE GE

邢恩戈

双子座,外祖父是最早把西方油画引入中国的艺术家蒋玄佁,父亲是上海博物馆和外滩风景带的设计师邢同和。幼时为海派绘画大师程十发弟子,大学起留学美国学习建筑设计,近年回国发展。

蒋琼耳

天蝎座,自幼学画,后留学法国学习设计。2008年与爱马仕集团合作,创立了高尚生活品牌「上下」,致力于传承中国及亚洲国家的精湛手工艺,将传统艺术引入当代生活。2012年ELLE风尚大典“年度跃界人物”获奖者。

蒋琼耳和邢恩戈一前一后进了门,都穿着素色大衣,身姿也都瘦削挺拔。之前一天,恩戈刚刚从美国飞回上海,琼耳也是才回国没多久。如今两兄妹分别有着自己的事业,满世界忙着,见面坐下来聊聊天的机会难得。“来的路上我们还在说外婆,恩戈昨天和外婆吃饭,好久不见发现老太太长肉了。我最近给外婆冬令进补了一下,现在补出效果了。”琼耳挺得意,恩戈在一边笑。

哥哥邢恩戈如此总结自己和妹妹的性格差别:“我是理科生,她是文科生。我在美国读的书,中规中矩,追求效率;她去的是浪漫的法国,要说创造力,美国真是比不上。”琼耳爱把“哥哥是我们家的大明星”挂在嘴边,说哥哥从小才华横溢、容貌俊俏、成绩优异,“爸爸每次出门都是带他,很有面子,小童星啊!”讲起兄妹间的趣事,琼耳总是绘声绘色神采飞扬,恩戈则常常在问“真的啊?我都不记得了”。而恩戈最口若悬河的一段,是说起妹妹现在在做的「上下」品牌:“这个事情能发挥出她所有的才华,而且是全身心地投入,对她来说是个生命的契合点。”

采访到一半,琼耳突然祈愿道:“如果有下辈子,就一起去南极做一对企鹅兄妹吧。”恩戈愣住,然后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企鹅兄妹……”

一边听着的人都忍不住偷笑,大概也有忍不住的羡慕。血缘亲情自然有其他关系难以比拟的纯粹和坚固,若再加上互相敬重和平等自由,简直算是全天下最完美的关系。浓于血,淡如水。

哥哥是一生的伙伴

ELLE:恩戈和琼耳,你俩的名字简直像小说里的人物啊。

琼耳:恩是柔情,戈是武器,一个男人应该这样刚柔并济;琼是美玉,耳是庶民,就是说生命里既要追求完美,也要甘于平凡。我们的名字都是外公起的,他是我们家的精神领袖。

ELLE:小时候兄妹间会争东西吗?

恩戈:这个不可能的,男生和女生怎么可能。那时候也没什么物质条件可争,偶尔有什么玩具拿回家,都一起玩。

琼耳:大部分玩具都是自己做的,比如画一副棋,设计棋盘,都是自己搞的。

ELLE:很多独生子女的女孩都羡慕有哥哥的人,有个哥哥的好处是什么?

琼耳:毕竟是一家人,既是兄妹,又是朋友,可以一起做事,一起玩,一起平等宽松开放地交流,因为是家人,可以完全自由。有兄妹,对家里长辈的照顾也可以一起分担,一起想办法。否则,我在法国,他在美国,一个人就会心有余而力不足。有个哥哥就是有个一生的伙伴,或许老公老婆可能换,但是哥哥是不会换的。

ELLE:哥哥有没有送过你什么特别喜欢的礼物?

琼耳:有啊,就最近,生日礼物。

ELLE:化妆品么?

琼耳:(笑)不是,如果是化妆品就太不了解我了。恩戈你来介绍。

恩戈:前段时间去北京,有朋友在故宫工作,我去参观,他给我看了故宫出版社的一套故宫藏品纪念册,一共三十几本,囊括了家具、珍宝、首饰、服装等。我知道琼耳非常喜欢手工艺,而历史上最好的手工艺品几乎都在皇宫里。我觉得她会喜欢,就买了一套。

琼耳:其实最好的礼物就是知道对方精神上在追求什么。哥哥知道我对中国手工艺的感情。像我现在做「上下」,为什么我们要把那些极其复杂精巧的手工艺设计到日常生活能用到的器物上?就是想把中国濒临消亡的工艺和文化用一种“实用性”的方式保存下来。如果你们有谁知道哪里有好的传统手工艺人,可以随时来找我。

恩戈:她会非常高兴的。

数学可以请教,人生只能交流

琼耳:哥哥小时候是明星,长得漂亮,眼睛很大。他的画在世界比赛里得了很多奖,30年前都是大事。当年有外国总统来访,少年宫接待外宾,都会让恩戈在他们面前画画,他是我们的骄傲。

ELLE:从小和哥哥一起学画,又是艺术世家,妹妹会有压力吗?

恩戈:这要感谢父母的引导,一般的父母多少会讲一句“你看哥哥画得多好”,但是我们父母完全不给任何压力,没有竞争关系。她画她的,我画我的。

琼耳:小时候参加比赛,会有记者来问:是哥哥画得好,还是妹妹画得好?

恩戈:我们都不回答的。

ELLE:那学习上呢?有功课上的问题会找哥哥吗?

琼耳:当然,他是数理化尖子,没经过任何培训就得了全国华罗庚数学比赛第二名。我数学不好,还好有他教,他很耐心。我已经打好预防针了,以后我儿子有数学问题就问他,问我白问的。

ELLE:长大之后,在事业上、人生上遇到问题,哥哥还会给意见吗?

琼耳:那就是交流了,数学上是请教,那是不一样的。交流就是听听啊,最后决定还是你自己做的。数学,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懂就是不懂。

恩戈:但生活里很少有黑和白的问题。

琼耳:对,所以是交流。

ELLE:什么时候明显发现妹妹长大了?

恩戈:我18岁出国,其间有7年都没有回国,有十几年间我们大概就见了两次。已经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次我跟妈妈讲,我觉得妹妹已经可以独挑大梁了。她在法国留学期间能力变得很强,有艺术才华、管理才华,也擅长人际交往,所以她机会很多。我曾跟她说,她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机会太多导致精力分散,但任何一件事都要100%投入才能做好。在「上下」之前,琼耳做很多设计,都不错。但当她开始做「上下」的时候,我就觉得太好了,这个事情能发挥出她所有的才华,而且是全身心地投入,对她来说是个生命的契合点。

琼耳:「上下」对我来说是一件有使命感的事情。

ELLE:现在还会把妹妹当小女孩吗?

恩戈:她独立得很,托儿所就住校的。从没觉得过她是“小妹妹”,她不是那种需要特别保护、呵护的女孩,我们的关系一直比较平等。

12
下一篇 | 《ELLE》热荐:炫迷映像
时装 Fashion 美容 Beauty 明星 Celebrity 奢华 Luxury 男士 Men 生活 Life
梦想收获季 金美啦助你实现明星 懒人减肥138斤胖妹瘦到90斤 Show百变妆容享彩妆好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