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周迅有一些误解

2018年于周迅的关键词,是不破不立; 2019年,则会有求新求变的亮点。只是,周迅始终相信,真想做成一件事,便不要说破。她脑子里有新鲜的念头,有想做成的事,有在春日里伴着音乐轻轻舞动的好心情。一切正好。

image
ELLEChina
image
ELLEChina
image
ELLEChina

拍摄这天,棚里放着轻柔的音乐,阳光从玻璃顶篷晒下来,周迅边戴耳环,边问:“这是哪部日剧的主题曲呀?听了让人好想约会呀。”她随着音乐轻轻摇摆,镜头里的她,柔美得像春天。

她常被冠以种种疏离、神秘而又仙气十足的形容,她不解,也天然有一股较真,不打算被外界言论所捆绑。和周迅相谈的趣味之一便在于此,能消解掉那些武断、误会和自以为。

image
ELLEChina

关于比较——不存在的比较题

采访这天是植树节,上午周迅刚参加了山下学堂2019新人班开学仪式。我们顺嘴问道:“你觉得他们比你还幸运吗?”

“比我还幸运吗?——这什么问题?为什么我们要比呢,对不对?”周迅的反应有点大,但绝无埋怨之意。

聊天的后半程,彼此都慢慢松弛下来了,谈及人的强弱之差时,周迅才恳切地俯下身来,“你发现了吗,你刚才说了好几个问题,里面都有一个比字,你知道吗?比较,小时候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从小也被要求考试要第一名,要做最好的,但是长到很大之后我才会知道,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天性。我有自卑,你也有自卑,我有骄傲,你也有骄傲,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各司其职就好。”她指指身边两个同事,“她的工作我做不了,她的工作我也做不了,你的工作……我读写有障碍,更做不了。那你说我们两个,你强还是我强呢?”周迅摊开两手,心里盛满了阳光。

“这棵树和那棵树,哪一棵更丑哪一棵更漂亮?没有吧,那是什么教育我们,一定能去做这些选择的呢?”周迅反问。

image
ELLEChina

关于生命——真实和无意义

“啪”一声响动,从房间角落里传来,屋里的三两个人都有些被惊到了,转过头试图找到声响的出处,周迅没理会,继续说着话。过了一会儿,一样的响动又来了一次。大家有些不安了,想站起身看看,周迅一摆手,“坐下坐下,没事,是木头的声音。”

木头?

“对啊,就是木头自己生命的声音啊,太阳照过来了它就响一响啊,你家里的家具没有这样过吗?”周迅毫无惊慌。

她向我们推荐了一部纪录片《地球之盐》, 问她,这是讲什么的纪录片?

“讲的是一个摄影师。”

它打动你的是什么?

“生命吧!你去看,看完你再写。你看完这个片子一定能体会到我体会到的东西,非常的简单直接。生命、时代、人类。”

这几年,周迅在很多场合表达过自己对纪录片的热衷,她甚至冒出了想去拍摄一部纪录片的念头,“也不用非做导演,我哪怕跟着一个非常厉害的纪录片导演,我去参与一下也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是对“戏”与“表演”的信任和热忱消解了,而是因为周迅认识到了“真实”的生命的珍贵和分量,这件事情无需过多渲染和形容。她现在生活里想多争取的无非是多学习、多学习、多学习—“争取不无聊”。真实和无意义让周迅觉得充盈,她说,无聊是一种创造力的开端。

image
ELLEChina
image
ELLEChina

关于“不想”——消解那些“以为”

周迅的言辞和反应总会出人意表,久了,她身上自然就有了一份在旁人惊怪之下衬托出来的理所当然,这应该是出乎大多数人意料的。比如你以为她看过了那么多和地球有关的纪录片,远山、深海、洞窟都一一在镜头里见过了,一定会对星球之大、之广袤充满了好奇,她却说:“我现在特别不爱飞,去哪玩都没有什么兴趣了,除非是工作。”去南极看冰山什么的根本引不起她的兴趣,以下这段对话里她对每一个问题都瞬间给予了回应。

为什么不想去南极?冰山哎,世界上最美的蓝哎……

“不想。纪录片里看过就可以了,而且那么冷。冰岛我都不想去。我喜欢太阳!我不喜欢冷,我去冰岛看了一次北极光,我说我再也不去冷的地方了,太冷了!”

北极光看见了吗?

“看见了。”

看见北极光的喜悦也不能抵消掉那个冷吗?

“抵消不掉。我心里想,这不激光吗?哈哈哈,没有,开玩笑,当然还是很期待的。但我觉得人的想象力很大,你没看到的时候很好奇,看到了就没有那么兴奋了。还有人叫我去太空,我也不想。”

为什么?

“我不想。要坐火箭还是宇宙飞船的……我不想去啊!

你也不想知道月球背面有什么吗?

“我不想。”

……算了,这些问题特别傻,不问了。

“没事儿,你问!”

你不想知道你自己在宇宙的什么地方吗?你不想“失重”一下吗?你不想感受一下在茫茫太空中的孤独感吗?……所有问题,周迅的回答都是两个字:“不想!”

image
ELLEChina
image
ELLEChina

我们以为她想上天入地,以为见到罕见的北极光时她内心会升腾出怎样的感受……“我从来没设计过自己什么,那都是别人对我的误解。”周迅自有一套属于她的幽默感,只是这种东西实在太难为大多数人所见,她一到公开场合就紧张拘谨,自然很难流露出日常的有趣反应。

“因为真正跟我接触的人不多,比如说,我做过这么多的访问,真正能把我写出来的可能也不多,还有一些没见过我面的,就凭他们的想象把我塑造成了那个样子。所以,怎么回事呢?对,就是想象,我们之间存在着非常多的误会,这个需不需要去澄清呢?我觉得没有必要。如果你那么想我,让你觉得非常愉快,你就这么想吧,我也有对我喜欢的人的想象,没准他们根本就不是我想的样子,无所谓。

image
ELLEChina
image
ELLEChina

ELLE:“山下学堂”的开学礼有什么让你意外的事吗?

周迅:没有什么意外的,因为我本来也没有想象,我很少去做预设。

ELLE:你和他们说了什么?

周迅:能活着是很珍贵的,我跟他们说,希望他们珍惜自己,珍惜时间,因为这个是你们自己的生命和时间,跟我们没有关系的。我们又能从这件事中得到什么呢?目前还不知。我们只是种下一颗种子,未来有一天长成什么,都是不可预料的。他们要自己长大。

ELLE:你现在用什么方式让自己再继续生长呢?

周迅:学习,学你想学的东西,只有学习才能成长!我现在开始录歌,也是想要珍惜。无聊让我想要学习,我想抵抗无聊,可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我们不应该不喜欢无聊。这个话题太哲学了。

ELLE:你会怕被别人忘了吗?

周迅:我会怕被人忘了吗?应该忘不了吧!你懂我的意思吗?但是你如果想让所有人都记得呢,那你不是傻吗?当然我不是说你傻啊,是如果我在想着不能被人忘了这个问题,我就是傻。

ELLE你会想要在每一次交流里说服别人吗?或者在一个戏里,演过别人,赢过别人?

周迅:我没有想要赢。其实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什么个性,我的观点我要跟你说清楚,但我不是一定要引领,这种事情没有输赢。你的观点就不对吗?我的观点就一定对吗?没有。因为我们就算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我们晒同一个太阳,你的生命历程和我的生命历程不一样,所以形成不同的观点都是合理的,没有错和对。

ELLE:你骄傲吗?你为你的骄傲感到过羞愧吗?

周迅:我骄傲啊!但我没有傲慢,“慢”是个会让人很不舒服的东西。骄傲是你的能量,但因此“慢”别人,就不大好了吧。

摄影:陈漫(studio 6)

监制:诸葛苏佳

造型:KIDD JI

化妆:YooyoKeong Ming

发型:张凡BON

编辑:SEPT

采访/撰文:吕彦妮

联络编辑:陈韵如

服装助理:rosia 王雅利

置景:阿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