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杜嘉班纳与意大利人文大学携手进行科学研究

杜嘉班纳提供意大利人文大学一项重要捐赠,支持该校 Mantovani 教授与 San Raffaele Vita- Salute 大学的病毒学家 Elisa Vicenzi 教授和 Massimo Clementi 教授之合作研究项目,希望深 入了解人体免疫系统遇上 SARS-CoV-2 冠状病毒的反应,并以此为基础开发诊断工具和治疗 干预措施,共同解决全球危机。

image
DOLCE & GABBANA

具备类似抗体功能的先天免疫分子是否能够识别 SARS-CoV-2 冠状病毒并发挥防御作用保护 细胞不受感染?它们是否可以作为患者疾病进展和严重程度的指标?如果能找到答案我们就 能进一步开发诊断工具(例如病理严重程度的生物标志物)和治疗工具,这是这项研究的目 标。此项研究由杜嘉班纳资助,由人文大学科学总监和名誉教授 Alberto Mantovani 教授主 持。这项关乎全球健康的项目得利于不同团队的专业技能,人文大学的 Mantovani 教授和 Cecilia Garlanda 教授领导的团队专攻免疫系统,San Raffaele Vita-Salute University 大学的 Elisa Vicenzi Massimo Clementi 教授钻研病毒方面的知识,他们也是意大利第一批分离出导致非典病原体的团队。

image
DOLCE & GABBANA

通过提供这项研究项目资金,杜嘉班纳进一步加强了与人文大学的积极合作。杜嘉班纳同时 也提供奖学金支持 MedTec 项目的学生。MedTec 学校是由人文大学和 Politecnico di Milano 共同设计和开发的医学创新学位项目,目的在加强医学专业人士的技能并加入与生物医学工 程相关的技能。

image
DOLCE & GABBANA

此次的病毒初现于中国,但威胁着全人类,我们必须积极采取行动与之对抗。作出正确的 选择非常重要,因此我们决定与学术优异并关怀人道的人文大学来合作,而在此之前我们已 经与人文大学合作进行了奖学金项目。

Domenico Dolce Stefano Gabbana 说到:在大规模的灾难面前,我们的任何行动都显得 微不足道。但是 Mantovani 教授向我们讲述了关于一只蜂鸟的非洲寓言故事:当其他所有动 物都从森林大火中逃跑时,小蜂鸟却往火势而去,继续取水来灭火。于是我们意识到我们不 能袖手旁观,希望借由我们的行动来抛砖引玉。支持科学研究是我们的道义责任,我们希望 能共同助力解决这个难题。

image
DOLCE & GABBANA

Mantovani 教授多年来研究先天免疫作用的机制,这是我们抵御病毒和细菌引起的感染的第 一道防线。他的贡献包括发现了新的分子和功能,例如 90 年代初发现的长五聚蛋白家族。 他说明:这些担任抗体功能的分子,包括 PTX3,在抵抗不同种类的病毒和其他病原体(从 最常见的病原体,如流感病毒到巨细胞病毒和真菌)的作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身体面临感染时会制造这些分子,它们能识别与我们的身体接触的敌人并进一步协助消 除。免疫系统的战士收到信号后会处理并消灭敌人。现在的挑战在于存在于生物液体(包 括血液)中的防御分子是否能够识别 SARS-CoV-2 冠状病毒并在感染方面起到防御作用。这项研究能够帮助解决全球卫生问题,为将来诊断干预措施(例如疾病严重程度的生物标志 物)和治疗措施打开了大门。

在面临全球紧急情况的此刻,杜嘉班纳以行动促进了米兰两所大型机构之间的良性科研合 作,并且与位于罗马,永远处于第一线解决问题的卓越机构“国家传染病研究所”(Lazzaro Spallanzani)携手着眼全球健康问题。

导致新冠肺炎的 SARS-CoV-2 冠状病毒会影响呼吸系统,引起发烧、咳嗽、呼吸困难,在最 严重的情况下,会引起肺炎和严重的急性呼吸综合征。它类似于 2002 年至 2003 年间造成 8,000 例感染和近 800 例死亡的 SARS 冠状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以及 2012 年 至 2019 年间感染约 2500 人,而在沙特阿拉伯,造成近 900 人死亡的 MERS(中东呼吸综合 症)。

image
DOLCE & GABBANA

根据 San Raffaele Vita-Salute 大学的病毒学家 Elisa Vicenzi 教授和 Massimo Clementi 教授的 说明:“ SARS-CoV-2 属于冠状病毒的大家族中的成员。此家族的某些病毒引起较不严重的 上呼吸道感染,而其他病毒例如 SARS-CoVMERS-CoV 和新的 SARS-CoV-2 则会引发高死亡 率的重大疾病。而一些受感染的受试者可能恢复得更快或感染的情况较不严重可能取决于几 个因素,包括能够产生免疫反应阻止病毒入侵细胞或在感染后停止早期病毒繁殖。因此,我 们想到可以测试先天免疫分子,以验证其抗病毒活性并了解它们如何与 SARS-CoV-2 相互作 用,例如了解它们是会否会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机制干扰被感染细胞的反应,都能够帮助我们 制定和发展对患者有用的策略。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