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稻田中的欢庆

Abovekitchen将“from farm to table”进行到底

abovefarm
Abovefarm

适值深秋收获时节,Abovekitchen第三季以“收获“为主题,把餐桌从都市搬到农场,从室内步入田野,作物离地后立刻进入厨房,将“from farm to table”进行到底。

秋天的农场,处处都是收获的模样。湖羊热烹,竹筒灌酒,金风悠悠,稻谷累累。我们相邀友人,共同分享收获的喜悦。幕天席地,我们在田间地头篝火处,开启此次AboveKitchen稻田餐桌。

老种子的稻米,从地里即时采收的新鲜时蔬,清润的茶,肥美的湖羊,田野奔跑的鸡……都以最新鲜自然的方式一一呈现。

在离上海三个小时车程的湖州,自民国起,便是名门贵胄避暑度假的好去处。但我们并没有深入热门莫干山度假区域,而是走入湖州吴兴区埭溪镇的可持续生态农场璞心自然农场,它是我们第三季AboveKitchen的主场。

约3年前,Abovefarm与农场主王陆良相识,并对农场生态、水、土进行调研与检测,依据Abovefarm可持续评估体系,我们从生态、经济、社会三大维度对农场进行了初步评估。

璞心自然农场
璞心自然农场

农场采用自然农耕方式,坚持“七不原则”:不用转基因种子,不做反季节产品;种植过程中不用化肥、不施农药,人工除草;养殖产品,不使用抗生素、不用生物菌种、不喂食复合饲料。在商业生态层面,农场采取生产者与消费者共建、共享的模式,以透明、开放的方式构建了农场生态中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新型合作关系。

在农场主的带领下,客人们开始了农场参观与认知的旅程。一行人顺着田埂小步前行,鸡犬相闻,午后的阳光洒在金色的稻田和生机勃勃的菜地里,戴着斗笠的农人在田间劳作。然而,不用化学投入品的农场与常规农场大相径庭。不同作物在阡陌交错的田间相互为邻为伴,除了成片的稻田,很难看到某一种作物单一化占据大片空间。这样的间作方式可以有效预防病虫害的集体侵袭,精心设计的作物伴生甚至可以形成抵御病菌和虫害的生态防护网络。

尽管农夫们每日都在辛勤劳作除草,但由于禁用化学除草剂,杂草们依旧在作物之间肆意生长——正所谓杂草除不尽,风雨又新生。常规化学农业认为杂草会与作物争夺营养,但这并非全部的事实。杂草的存在可以为土壤保持水分,为包括益虫在内的昆虫提供栖息地,枯萎后的杂草被微生物分解后是很好的绿肥,为土壤提供营养。在自然农场,农场主有意将收割后的秸秆用作蔬菜地表面的覆盖物,其作用与杂草类似。

不用化学农药的最大挑战便是人必须与自然界的虫子、鸟儿分享果实收获。在湖州的自然农场,大家往往看到蔬菜地里的蔬菜有“千疮百孔”的虫洞,与超市里“完美状态”大相径庭,尤其是十字花科的绿叶蔬菜更是虫子的最爱。然而,这些恰恰是生态自然的真实面貌。在常规化学农场,由于杀虫剂、杀菌剂等化学农药的喷洒保护,看起来每一棵作物都完美呈现,加之化肥的作用,它们可能显得更绿、更壮,但这些很可能是作物依靠药物“过度保护“和“内在虚空”的健康假象。相比食用有可能长期积攒残留药物的农产品,与虫鸟分食的作物其实更加安全,慢生长的能量积累能让人们品尝到意想不到的自然美味。

小清官
小清官

农场主随手拔起一颗青菜,自豪地向大家展示它们丰富的根系。发达的根系是植物健康的标志,而常规化学农业种的作物往往根系短浅,在化肥的催生下,主要负责吸收养分的须根、绒毛根发育很不充足。

农田里劳作的农夫门都很灵巧,农夫阿姨指点来访者如何通过辨识玉米须的色泽挑选成熟优质的玉米,用怎样的手法顺势掰下它们而不损伤主杆。在刚刚移苗的菜地里,农场主介绍了如何利用物理反光带,而非化学的方法,阻隔偷食种子或幼苗的鸟儿们。

来到生姜地边,不少城市来的客人们第一次领略了姜在田地间的全貌。农场主鼓励大家亲手尝试拔姜,并示范拔姜的方法。当姜母、仔姜从松软的土地中破土而出时,浓郁的姜香偷偷钻进了每一个围观者的鼻子,与日常生活中厨房砧板上的姜相比,更加澎湃且轻盈,有人忍不住建议:何不用来做精油?从拔姜到拔红萝卜、胡萝卜,城市的客人们在田野里体验着与土地、作物交流及丰收的愉悦。大家用准备好的稻草把这些田野中的收获捆绑起来提着前行,仿佛个个都找到了做农夫的感觉。

ada
Ada

领队的Abovefarm科学家团队成员之一徐曦博士探路回来,她是一位鸟类和植物辨别的生态专家,边前行,边教大家辨别、介绍那些属于这个深秋的野生植物:廖科、菊科、禾本科植物的多姿多彩让参观者对植物的世界产生了吸引。偶然,徐博士会两眼放光地告诉我们:前方的林子里藏着四、五百只越冬群居的乌鸦。话音未落,只见不远处星星点点、密密麻麻的乌鸦们盘旋而起。有人说,乌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可能并非吉祥的象征,然而对于生态学家来说,这一群乌鸦正是生态环境健康的表征。都市的客人们在自然农田中感知这些城市里无法相见的场景,在一个午后将它们尽收眼底。

离开菜地,一行人步入等待收割的金灿灿的稻田,远处的收割机和农夫门在一刻不停地忙碌:饱满的稻穗从收割机的管道中喷出,农夫们将它们收集规整,平展展地铺在道路上晾晒。我们在稻田中间摆设一张长桌,以稻草垛子为座,享受浪漫的稻田下午茶。农场主自制的野生红茶和自然晾晒、加工的地瓜干、笋干、炒花生成了稻田下午茶的最佳美味搭档,顺手拿出了刚掰的玉米和萝卜,直接啃,满口汁。

享受了稻田下午茶的时光,农场主带领大家来到羊圈改造的教室和会客室。在装饰拙朴的羊圈会客大厅里,高高悬挂着璞心自然农场的信仰字幅:大地安好是所有生命的福报

Abovefarm创始人、AboveKitchen主办方代表Ada Qin介绍了Abovefarm的全球足迹、使命以及工作。“可持续农场和美丽乡村的价值在当下被严重低估了,这里不应仅仅被视为粮食和食品生产、加工的场所,更应担负起生态环境改进、人与自然交流、社会和谐推动的功能和职责。“Ada说。

小清官
小清官

农场主王陆良简要介绍了璞心农场的发展历程,并准备了几把刚刚从稻田中收割的老品种水稻,与大家分享老种子的故事。“这种冰谷稻米的生长周期长达200多天,夏季播种,入冬后才收割,比北方的稻米生长周期更长,目前还没有成熟。“他抱着一大捆稻穗,像自己的宝贝一样。

在璞心,农场主和客户之间以一种平等、共建、共享的方式相处。客户被称作“菜虫“、”谷东“,虽然土地是租赁的,但大家亲密地称呼王陆良”王地主“。中依师兄曾经是璞心的粉丝客户,后来从内蒙古远道而来成为农场志愿者,参与农场的日常管理。“璞心的背后是大家。”王陆良说。

小清官
小清官

此次AboveKitchen我们仍然和我们的老朋友Brian Tan合作。刚从云南雪山上登山归来的他,看起来格外户外自然风。

我们擦干了农场废弃的木船,把它支棱起来,搭起了风帆。Brian和他的助手Andy就以船为料理台和吧台,我们的长桌摆在稻田中间,看起来就像要乘风破浪一般,与田野自然的风光相得益彰。

小清官
小清官

农场准备了新鲜的竹筒,正好装盛鸡尾酒。用苏打水和本地发酵的米酒调制出的鸡尾酒,带着竹筒的清香。

头盘的白切萝卜、卷心菜、茨菇、小青菜、土油菜都是下午刚从地里采收回来的,从土壤出来到上桌不超过5小时,一切都是当地、当季最新鲜的食材。用当地的黄酒来炖吃干净的稻谷长大的走地鸡,煮到滚,稍一揭盖,香气浓郁,从Brian的船头如浪头般卷过来,一碗怎么够。

小清官
小清官

来湖州,当然要吃湖羊。湖羊源于北方蒙古羊,据历史资料记载,南宋迁都临安,黄河流域的居民大量南移,同时把饲养在冀、鲁、豫的“大白羊”携至江南,主要饲养在江浙两省交界的太湖流域一带。2015年,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批准对“湖州湖羊”实施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

为了让大家有个完美的稻田晚餐,农场的叔叔、阿姨、农场主的老朋友们都纷纷赶来帮忙。Brian用白菜煮羊肉,汤汤水水,满面红光。本地红烧做法更受欢迎,搭配农场自产的老品种白米饭,由本地出生的企业家邱总亲自下厨,用柴火大灶专门开火烧羊肉,加本地酱油、醋、黄酒,若是夏天,听说还会放甘蔗。烟火气熏出的带皮羊肉,肥美酥烂入味,配上一碗香甜弹的米饭,就是理想的生活。

荔浦芋头捣成泥,灌一勺天然的野蜜就是极品。隔壁的炭炉也一直忙着烤玉米和土豆,现烤现吃不亦乐乎。

brian
Brian

酒足饭饱,我们在收完稻谷的空旷处,点燃了篝火。星空下,深秋的夜晚已有初冬的寒意,而此时腹中的美食、米酒,加上这热烈的篝火,驱散了寒冷,让这收获的夜晚格外温暖与圆满。围绕在篝火前,人人都有些因火光动容,“大地安好是所有生命的福报”成为最美的期望和颂词。

宿

当晚,我们住在莫干山老虎潭水库旁的福雅集民宿,这是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屋外的香橼树黄橙橙的果实结满枝头,熟透的时候,就自然落下来,砸在地里,自然腐烂成为养分。香橼树下的长桌,在湿度高的季节里,会长出蘑菇。屋内的墙壁涂鸦来自于一位长住的旅行艺术家。每个可让都以与山中风光最贴近的材料和风格展现,让人感到惬意放松。

在阳光树影下,我们喝茶,聊天,看书,爬山去看水库,与自然亲近的可持续生活本该如此。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