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怡“社死”瞬间,周迅有“社恐”,当代年轻人社交通病你一个都别想躲!

“社恐”、“社死”瞬间全纪录!

孙怡
weibo

“社恐”、“社死”瞬间全纪录!

社恐
weibo


前几天,孙怡发微博称,“没有什么比在澡堂光不出溜被人认出来更尴尬的事情了”。还在评论说道“关键她要跟我合影”。真的是“用脚抠出了三室一厅”的尴尬程度。

社恐
weibo
社恐
weibo

之前,宋祖儿在直播的时候,偷偷用保温杯装汽水喝,结果被喷了一脸。还有朱一龙之前的直播矿泉水场景,简直是明星的“社会性死亡瞬间”!

提问:什么叫“社会性死亡”?

社恐
weibo


“社会性死亡”,意思是在公众面前出丑,已经丢脸到没脸见人,只想地上有条缝能钻进去的程度,和“公开处刑”意思相近。
如果你想感受一下“社死瞬间”,就带你的朋友去海底捞过生日,“跟所有的烦恼说拜拜~”而作为海底捞的员工,可以完美见证: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社恐
weibo


而最近的欢乐源泉就是豆瓣的“社死组”。这简直就是“他之砒霜,我之蜜糖”。每一个都能捧腹大笑,又很能感受到当事人的无敌尴尬。
比如,去老公爷爷家看到躺在沙发上满头白发的奶奶惊呼“您家也养博美啊”;上网课,一边听课,一边自我挑战一口塞十几根百奇,结果忘关摄像头…
但当社恐的时候,看看“社死组”,就会感觉也没那么紧张害怕了。对于社恐来说,走出家门的每分每秒,都在经历尴尬,仿佛一出门就是“社死”现场。

社恐
weibo
社恐
weibo


前段时间微信的“拍一拍”,简直把社恐们逼上了绝路,稍微一不小心就是拍了领导上司。而当领导上司拍了改的后缀,更是让人尴尬出了天际。比如,被领导“拍一拍”叫爸爸,领导拍了拍自己“头秃了”…

社恐瞬间刀刀毙命!

社交恐惧症仿佛已经是当代年轻人的“通病”。“社死”瞬间对社恐人群来说,几乎只要一出门就在发生。但对此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就是别人的!

社恐
weibo


几乎是每个社恐患者都会说的话,“请不要担心取消计划我会难过,我其实不想参加。”过往听到聚会取消时,还会闷闷不乐,而现在听到聚会取消时,心里只会谢天谢地!
到了假期,当代年轻人的现状,更是“走亲戚=尴尬无聊没话题=换个地方刷手机”。

社恐
weibo
社恐
weibo
社恐
weibo
社恐
weibo

当代社恐青年最崩溃的几大瞬间,简直“刀刀毙命”。在电梯遇到老板,时间仿佛拉长了十倍;公司开大型分享会时,突然被cue上台讲话;新入职时,HR拉着你和全公司打招呼;公司年会,只剩下你一个人没敬酒;在一条很长的长廊上,遇到不熟的同事,到底该不该打招呼…

社恐
weibo


当代年轻人的语言功能,更是退化到了幼儿园水平。每天只需要“确实”、“真不戳”、“好耶”…来交流。

社恐
weibo


社恐的九大表现,请问你到底中了几个?

社恐
weibo


甚至在《脱口秀大会》上,王勉的一首职场社恐之歌直接炸场,“昨天上班他走进你那部电梯,你赶紧掏出没有信号的手机”,“你很怕上厕所和他相遇,因为迎面走来总得寒暄几句”,简直是对社恐患者句句诛心。

原来他们都有“社恐”

其实,社交恐惧症现在已经是位于抑郁症和酗酒后,排名第三的心理疾病。美国精神医学学会曾做过统计,美国成人中有1500万人存在社交焦虑障碍,约占总人数的7%。随着生活社会压力的增大,它正在以让人难以察觉的姿态,侵入人们的生活。

社恐
weibo


在《幻乐之城》中,周迅就曾直言自己有社交恐惧症。每次自己在剧组工作会非常自在,而参加《快乐大本营》,对她来说像“要死了一样”。

社恐
weibo


欧阳娜娜也曾说,“我是一个比较分裂的人,我不擅长社交,特别是陌生人多的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就有社交恐惧。”

社恐
weibo


就连江疏影这样的大美女也曾在节目《说出我世界》里说,“社交恐惧症,是我对我自己下的定义,高冷、孤傲是大家给我的标签”。在大学时的她,灯光老师的一个眼神,执行导演的一句话,会被她无限放大,让她陷入自卑,越来越不自信,觉得全世界都与她为敌,生活也变得孤独无助和冷漠。

社恐
weibo

在《各位游客请注意》中,陈学冬也说到“群里面聊得非常的热络,然后一见面一定会非常的尴尬。”这个场面对于我们,似乎越来越熟悉。“云好友”、“断网式孤独”,这样的状态仿佛是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生活写照。一边是夜夜笙歌天天蹦迪的精神小伙,一边是极度社恐只想宅在家的社恐人群,当代年轻人的生活状态已经越来越极端了。

社恐
weibo


现在不少看似拥有流量的年轻偶像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困扰。周震南在节目里也曾说到自己以前,有些时候不知道说什么,甚至希望对方不要跟自己说话,自己也会被对方贴上“难聊”的标签。后来,自己去看一些讲座视频,学习怎么与人聊天,做出一些改变。

社恐
weibo


对于一向“话很少”的毛不易来说,他觉得内向不是性格缺陷,就是性格的一种,没有必要去强迫自己去做出一些改变,接受最真实的自己。

“社恐”到底需要被治愈吗?

社恐
weibo


现在越来越多的当代年轻人会有社交恐惧症,主要是因为:思考的事情变得多了…自身的空暇时间很少,每天忙于工作,更喜欢一个人的独处,不喜欢别人打扰,也不想去做一些不必要的社交。当“社死”和“社恐”已经成为了社会问题,那到底应不应该被治愈呢?
有因为性格的原因,性格比较内向,就处于被动的局面,除非有人主动接触。或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因为一些童年的经历,导致不敢与人主动接触。
而有的时候社恐更像是把大伞,可以挡风挡雨,挡无味的寒暄。顶着“社恐”的标签,微博和微信上的我们判若两人。我们可以在微博上“龇牙咧嘴”地吐槽,屏蔽社交压力和工作的不顺,躲避半生不熟的人的巨大热情和网络生活里泛滥的信息。
有时,泛滥的社交真的让人厌烦,张口闭口的社恐青年,虽不至于到了病态,但却也叫出了真实而焦灼的精神困境。
但,无论是“社死”还是“社恐”,都不应该被指责。有人说自作多情和胡思乱想造就了当代年轻人80%的社死瞬间,而内向、不想交际造就了几乎99%的社恐,升学工作压力、家庭压力造就了焦虑和抵触的情绪,线下独处线上热闹成社交常态。
那么问题来了,请告诉我们,你们觉得“社恐”到底应不应该被治愈?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ELLE星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