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 『8 x 8000米』高峰探险计划

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 2020年登山季被迫取消,尼泊尔环保主义者兼登山家达瓦·史蒂文·夏尔巴 (Dawa Steven Sherpa) 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率队开启为期 47 天的登山考察之程,共为卓奥友峰、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和马卡鲁峰的登山营地清理了 2.2 吨垃圾。

2021 年 4 月

自1930年至今,Bally始终秉承以鼎力支持高峰攀登探险为优良传统,恪守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旨在保护世界山地生态环境的使命,于 2020 年秋季重返喜马拉雅山脉。『8 x 8000米』 高峰探险计划承诺清理喜马拉雅山脉8座8000米高峰的登山营地,计划于两年内逐步完成,现已成功地实现了4座高峰的清理进程。

bally
Bally

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2020年登山季被迫取消,重返珠峰计划也因此搁置。曾率队并成功完成 Bally 2019年巅峰展望计划的达瓦·史蒂文·夏尔巴 (Dawa Steven Sherpa),在2020年9 月 9 日至 10 月 23 日期间,成功启动了为期 47 天的探险征程,完成了宏伟的『8 x 8000米』高峰探险计划的第一篇章。

bally
Bally

新冠疫情令尼泊尔旅游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旅游业占尼泊尔国民生产总值的 7.9%,可为尼泊尔创造 100 多万个工作岗位。2019 年,尼泊尔共接待近 120 万人次的国际旅客,其中仅珠峰攀登者的消费总额就达到 3 亿美元左右。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雇佣大量的专业登山家、清洁工、分拣员、包装员、搬运工,以及在每个营地专门组建完全由山区当地居民组成的支持团队,从而为喜马拉雅山区的当地社区居民提供了相当可观的收入。

bally
Bally

达瓦·史蒂文·夏尔巴 (Dawa Steven Sherpa) 率领的探险队由西向东徒步跋涉,在卓奥友峰、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和马卡鲁峰的登山营地成功地清理了 2.2 吨垃圾。受疫情影响,官方路线均被封锁,因此他们途中攀登了巴伦策峰(7,129 米)和美拉峰(6,540 米)两大高峰,穿越了措拉垭口(5,440 米)、安普拉巴萨垭口(5,870 米)、西垭口(6,140 米)和沙婆尼垭口(6,147 米)这4个冰川垭口。探险队全程遵守严格的安全与规范措施,出发前先在加德满都接受了新冠病毒 PCR 核酸检测,并特意选择相隔较远的路线,以排除在村落之间发生传染的可能性。

bally
Bally

由于海拔较高且地势险峻,因此约半数探险队员为夏尔巴人。夏尔巴人与生俱来的遗传基因,使得他们能够在极端山地环境中生活与工作。为展现喜马拉雅山区的夏尔巴文化,Bally为『8 x 8000米』高峰探险计划的第一阶段拍摄了一系列纪录短片,共分为5个篇章,用真诚且充满敬重的镜头生动地记录了4座巍峨高峰的壮丽景致,并由当地居民亲身负责解说。

bally
Bally

达瓦·史蒂文·夏尔巴 (Dawa Steven Sherpa) 是一位满怀热情的环保主义者兼旅游企业家,自2008年至今,他率领的探险队成功清理了超过 20,000 公斤的垃圾,由达瓦担任解说的珠穆朗玛峰影片段落,拉开了是此次纪录片的第1篇章。第2篇章则由知名登山家蒋林·丹增·诺尔盖 (Jamling Tenzing Norgay) 解说,该篇章介绍了卓奥友峰以及喜马拉雅地区可持续发展的旅游业所带来的积极影响。蒋林·丹增·诺尔盖 (Jamling Tenzing Norgay) 的父亲,正是 1953 年与希拉里爵士 (Sir Edmund Hillary) 一起,穿着标志性 Bally 登山靴履首度登顶珠峰的丹增·诺尔盖 (Tenzing Norgay)。

bally
Bally

第3篇章由雅其拉·夏尔巴 (Yankila Sherpa) 解说,她是来自尼泊尔东部偏远村庄 Olangchung Gola 的先锋女性创业家。作为尼泊尔登山协会 (Nepal Mountaineering Association) 的首席顾问,她讲述了夏尔巴人民与包括马卡鲁峰在内的巍峨群山之间的情感联系。第四篇章由生长于珠峰地区昆琼村(Khumjung) 的登山专家那伽·多杰·夏尔巴 (Naga Dorjee Sherpa) 担任解说。作为喜马拉雅山区知名的攀登探险代表,他在片中介绍了洛子峰,并与年轻一代分享了自己的一些见解,其中也包括了自 2006 年起开始共事的达瓦。

bally
Bally

这一系列的最终篇章为我们讲述了 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8 x 8000米』高峰探险计划在第一阶段所取得的卓越成就——探险队全程跋涉共 452 公里,攀登总海拔达 11,500 米,途中到达的最高点为巴伦策峰(7,129 米),最低点为出发地昆琼村(3,780 米)。

『8 x 8000米』高峰探险计划的第2阶段会于 2021 年展开,届时,达瓦将率领探险队清理干城章嘉峰(8,586 米)、道拉吉利峰(8,167 米)、马纳斯鲁峰(8,156 米)、安纳普尔纳峰(8,091 米)的营地,并将第三次清理珠穆朗玛峰(8,848 米)。

“经历了疫情期间的封锁隔离,能重返山间自由攀登令人感到身心畅快,但也十分艰辛。我们全情投入,绝不容许敷衍了事。这次的考察探险征程令人感慨万千,攀登结束后的我们虽疲惫不已,但能让山峰恢复本该呈现的原始生态景象,还是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满足。”

——达瓦·史蒂文·夏尔巴 (Dawa Steven Sherpa),珠峰生态探险队 (Eco Everest Expeditions) 领队兼亚洲健行公司 (Asian Trekking) 首席执行官

bally
Bally

关于 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

Bally于2020年正式成立了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彰显这一百年瑞士奢侈品牌长期致力于保护全球高山环境的坚定承诺。Bally 巅峰展望基金会立志保护脆弱的山地生态环境,使其免受全球变暖和过度户外旅游业导致的不利影响。同时,基金会还致力于让人们更深刻地认识到威胁着这些极限地貌在未来可预见的问题,并为当地的社区以及声誉良好的合作伙伴提供大力支持,促成积极且可持续的变化与改善。如需了解详情,敬请访问:Bally.com/peakoutlook

关于2020 BALLY 巅峰展望计划

为何选择营地来开展清理计划?

  • Ÿ 根据喜马拉雅数据库记录,喜马拉雅山脉的所有登山探险行动,自 1905 年以来,已有超过 10,500 次尝试攀登的8,000米高峰,包括珠穆朗玛峰。
  • Ÿ 登山季期间,营地是山区内人类活动痕迹最多的区域之一,也是污染频发地。
  • Ÿ 由于地处偏远、环境恶劣、运输成本高昂且物资匮乏,人们鲜少清理这些区域,导致这里积攒了数十年的垃圾。

    清理了哪些垃圾?

    • Ÿ 第一次清理卓奥友峰位于尼泊尔境内的营地时,我们总共清理了 500 公斤来自1980年代的垃圾碎片和残骸,比如埋在高乔 (Gokyo) 第 六湖附近沙土中的伏特加酒瓶。
    • Ÿ 我们在珠峰营地清理了 780 公斤垃圾,包括锡罐、旧玻璃瓶、破损的帐篷,以及 1970 年初意大利登山探险队遗留下的装有医用注射器的木箱。
    • Ÿ 我们还首次清理了洛子峰营地,共清理了 300 公斤垃圾。
    • Ÿ 马卡鲁峰的6个营地分布于勃润冰川 (Barun Glacier) 全线,因此清理难度是最大的。
    • Ÿ 由于物理条件限制,我们清理了除马卡卢峰高营地之外的5个营地,共清理了 604 公斤垃圾。
    • Ÿ 我们对清理的所有垃圾进行了分类整理,然后运往萨加玛塔污染控制委员会 (Sagarmatha Pollution Control Committee)。电池和其他有毒物质则被运往加德满都市厅办公室 (Kathmandu Metropolitan Office) 进行安全处理。

      关于Bally

      瑞士奢侈品牌Bally 创立于1851 年,拥有悠久杰出的制鞋传统,与建筑、艺术和自然环境有着深厚的渊源。如今,品牌提供丰富多元的鞋履、配饰和成衣系列,旨在诠释品牌所追求的匠心工艺与现代美学。Bally 的业务足迹遍布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320家零售精品店和500家品牌加盟店,其中包括一个服务于58个国家的全球电子商务平台。更多信息,敬请访问www.bally.com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