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薇:让生活体验与时尚单品一起循环

-

徐薇
徐薇

这是一款非常容易上手的APP,打开红色的小方块,跳出简洁的界面,凸显的是首页上各种令女生尖叫的二手奢侈品——包包、手表、饰物以及最下方正中的红字导航按纽:卖闲置。点进去,另一行显眼的红色标签:成为循环经济的一员。

从经营模式到产品理念,红布林都在改变着大众对于二手奢侈品平台的固有印象,它的创始人就是徐薇。

所有好的物品都值得多次的流转

数字还是水果?这是创业者徐薇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给APP起名字。

“不是有所谓互联网公司‘取名大法’吗?数字、水果、动物,我们就选了水果。PLUM,一眼看上去是好吃的李子,拆开来看,跟我们做的事有很强的匹配性,也很有意境。”PLUM= Pretty Life U&Me。徐薇想做的是一个循环时尚的交易平台,衣服、包包、饰品,各种值得的物品在不同的人之间流转,生活的体验也在流转。

而从PLUM到红布林,也源自于她的灵机一动。“如果直接翻译叫李子,这公司听着可能就没什么前途了(笑)。布林不也是李子吗?而且是更好吃、卖得更贵的那种,刚好也符合我们用户的定位和感知。”

听起来就Bling Bling的红布林确实如徐薇所说,与它的核心用户群相当契合。作为一个循环时尚生活方式平台,红布林所面向的正是一群看重生活品质又讲究经济环保的人。

经济的高速发展带来的是消费能力的急剧攀升,中国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增长的重要引擎,而在“买买买”的同时,闲置品交易也应运而生,二手奢侈品店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出现,时至今日,它已经发展成一个体量巨大、倍受关注的蓝海领域。从街头的二手实体店,到买家卖家直接交易的二手电商,再到红布林这样主打循环时尚的垂直品类平台,二手奢侈品的用户群体、品类、销售额、交易方式乃至观念,都在不断发展升级。

“我们不仅仅是一个二奢平台,循环时尚才是我们想去推广的生活理念。你不想用的东西可以拿出去让其他人来使用、体验,更实际的想法是能换到钱。而买二手也是一种很经济、很成熟并且很时髦、很前卫的生活方式。”

从红布林成立的第一天起,所收购的二手货品就不是单一的头部奢侈品品牌。“到现在为止,我们收录的品牌有两千多个,基本涵盖了大家所知道的高街、设计师、原创潮牌,当然还有主流的奢侈品牌。我们的理念是所有好的物品都值得多次流转,循环时尚,物尽其用。”

健康的焦虑是必须的

作为倍受瞩目的新锐创业者,徐薇的成长经历听起来就是众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她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研究生就读于牛津大学,在自己创业之前,她做了7年的投资人,在创新工场担任投资总监。

从投资人到创业者,用徐薇自己的话来说,红布林是“理想主义+理性驱动“的产物。“从个人的感受来说,创业是一个特别理想主义的事情,我压根没想太多,什么take calculated risks都没有,我当时想的就是这事特别好,市场很大,有机会,而且能做成一种生活方式,影响到很多人,对自己也有一些基本的信心,于是就决定开始。”

但决定出发和走在路上是两件事。在投资领域有丰富经验的徐薇深知做生意肯定是靠理性和逻辑驱动。“基于大量的调研,基于丰富的经验,基于长期的洞察,这些都是前提,当理性分析告诉我这个结果靠谱的时候,理想主义就起来了。或者可以这么说,作为创业者,我不太计较短线得失,不在意必须要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果回报,我是盯着很远的东西去的。”内心纯粹的人前途无量——至少在创业领域,这句话是相当成立的。

2016年下半年,徐薇确认了自己创业的想法。2017年初,APP上线。“其实在这半年之中,业务已经开始运转了,我们用第三方平台搭建了一个很简单的网页版,插在我们的公众号里。”

一边起步做业务,一边做后台开发,初创公司的节奏就是这么“魔鬼”。“我们公司到现在为止,应该是每个人都被‘逼’到极限的状态,我觉得也挺好的,因为很多人选择加入创业公司都是希望能做成一件事情,带来更大的成就感。所以急一点、快一点不是坏事。”

产品没上线之前,大家盼着它上线,上线以后,迫切希望收到客户第一时间的反馈。就这样,红布林走出了一条漂亮的发展轨迹:上线第一年拿到了IDG资本、经纬中国和险峰长青的A轮融资;第二年,由经纬中国领投的B轮融资顺利完成;第三年,B+轮投资完成……截止目前,红布林先后完成6轮融资。在这期间,红布林的业务稳定增长,冲到了所处赛道的头部位置,建立了领先优势。

作为一个创业项目,红布林屡获相关奖项,而作为创业者,徐薇也倍受瞩目。对于创业这件事,她有自己的思考:“选择了创业并且坚持到一定程度的人,我觉得是值得敬佩的。人生多么短暂,该怎么度过这一生?认认真真去做一件事情,创造一些价值,提供一些就业机会,创造社会财富,并且利用更多的资源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这是很积极的循环发展。”

正是因为对创业有如此认知,所以在徐薇看来,健康的焦虑是必须的。“创业者当然心态要好,没有大心脏很难创业,但在具体碰到事的时候,一定要促进自己和身边的人进入到一个投入的、极致的状态,因为你还是要追求拿到极致的结果。这是一种健康的焦虑,我有时候是刻意保持这样的一种饥渴状态。”

尝试生活的各种可能性

一边创业,一边生娃,这就是挑战Hard模式的徐薇。“已经记不清确切的例子了,但确实是随时随地要处于一个能被找到的状态。其实最近我也做了个手术,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开始的时候说好‘这一周大家不要打扰我’,结果……可想而知。昨天还有团队的小伙伴劝我,说‘你做CEO特别需要留白’。我就问‘你自己有没有被打脸?我住院那一周,你没有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有没有找我开周会?’”

在徐薇看来,是责任感让她无法“留白”。作为创业者以及团队的核心人物,她理所当然地保持自己 available的状态,有问题及时处理。而且“我也不觉得这让我困扰,还挺享受的,倒也是有点反人性。”

生娃以后,她通过自家APP实现了鞋子的转换,因为生活阶段不一样,需求也在变化。“陪小朋友很多时候不方便穿高跟鞋,但我的鞋实在太多了,闲置的话有心理压力,最后全部通过红布林卖掉了,卖的时候好爽。然后我再在平台上买好看的平底鞋。”

徐薇
徐薇

循环时尚网站的客户群体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仅限于年轻人,相反它的年龄跨度相当大,从20岁出头的学生群体到初出职场的新生代,再到40、50岁群体。“当然女性占比会高一些,城市覆盖也蛮广的,一二线城市用户肯定是主体。但是看我们的用户画像,三四线城市也挺活跃的。”

这种年龄、地域的跨越,在徐薇看来就是红布林平台的优势所在。“任何交易平台都是追求效率的,效率决定了你的规模,加上我们做的是二手物品流转,是一个非标生意,用户选择的时候会比标准商品考虑更多的因素,比如新旧、尺码、库存量等等。所以如果圈进来的商品整体量太小的话,交易是很低效的,红布林所做的是要打通全市场,让商品在最大范围内自由流动,这其实是领域非常突破性的方向。”

打通和跨越具备的并不仅仅是商业价值。“我们内部其实很警惕消费分层的说法,我们一直想做的是消费的平权主义,品牌没有绝对的高与低,或者说高与低并不是由价格来定义的。我们鼓励大家做一个自由的更新流转,循环时尚,这其实就是对生活各种可能性的尝试。”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