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与想象力

卡地亚与自然的灵感渊源

卡地亚老虎胸针
1957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大自然一直是卡地亚的重要灵感源泉之一,与品牌的风格和历史密不可分。

除了丰富多样的自然物种造型,卡地亚亦以大胆前卫的美学风格独树一帜。在卡地亚以自然为灵感的作品中,一些呈现了忠于现实的自然主义风格;另一些则以风格化的手法抽象地演绎自然。以皮毛、体态线条、有机宝石等自然特征及产物,唤起人们对植物或动物的联想。这两种创作手法源自相同理念,兼容并蓄,凸显大自然的本真之美,捕捉其最本质的元素—生命力。

早期典范之作

自19世纪以来,植物和动物始终是卡地亚的两大标志性主题。卡地亚档案馆记录的早期作品中,就有一对诞生于1860年绘有马赛克图案的耳环。次年,玛蒂尔德·波拿巴公主(Princess Mathilde Bonaparte)向卡地亚订购一枚手镯,其上饰有象征尊贵皇室的蜜蜂。19世纪下半叶,卡地亚陆续推出以蜻蜓、蝴蝶、玫瑰花和夹竹桃为主题的精美作品。

卡地亚牵牛花胸针
1984年,卡地亚巴黎
卡地亚牵牛花胸针 1984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1898年,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便与父亲一同掌管品牌。他极富远见卓识,曾数次推动卡地亚在美学领域进行创造性变革。于巴黎和平街13号设立精品店时,路易·卡地亚开创了一种后来被命名为 “花环”(Guirlande)的全新珠宝风格。这种风格在从新古典主义建筑和18世纪的法国装饰设计(例如饰边与铁艺)等元素中汲取灵感,还同时采用了丰富多样的植物元素。涡旋、花环、棕榈叶、月桂叶和橄榄叶等图案在钻石铂金作品上展现优雅姿态。

在这一时期,自然主义与抽象风格相得益彰,正如这枚于1903年创作的胸针。它巧夺天工,能够作为胸针、头饰或胸饰佩戴。两根紫藤花枝上简约分明的镂空叶片,生动体现植物娇嫩且柔韧的魅力。

卡地亚冠冕
1907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卡地亚冠冕 1907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Cartier
卡地亚三角胸衣胸针
1912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卡地亚三角胸衣胸针 1912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Cartier

超越自然

卡地亚对写实风格的热爱,催生出一系列别出心裁的俄罗斯风格硬质宝石小型雕塑作品,描绘出诸多姿势各异的动物。

20世纪初,装饰性花卉造型开始崭露头角。这种设计通常以珐琅材质打造,整件作品展示于玻璃或水晶匣盒中。这些设计如同一套自然百科全书,将百合、绣球花、菖蒲、玉兰,乃至猫头鹰、头牛犬、小鸡和虎皮鹦鹉等动植物元素容纳其中。

卡地亚小鸡雕塑
约1906年,卡地亚
卡地亚小鸡雕塑 约1906年,卡地亚
Cartier

20世纪10年代,这种超越自然的设计理念发展成为卡地亚的标志性风格,并一直延续到20年代。卡地亚自此成为“装饰艺术”(Art Deco)时期的开拓先锋。

这十年的精彩远非局限于某一种风格或学派,更意味着西方以外的世界愈发受到关注,新的美学思潮不断涌现,丰富的灵感来源得以重焕活力。

卡地亚并非沉溺于奇思异想的异国情调,而是凭借对主题的精准理解和巧妙描绘脱颖而出。

卡地亚致力于突破创作界限。1914年,猎豹在一款装饰抽象豹斑图案的腕表作品上首次登场。其后,猎豹又现身另一款烟盒作品上,优雅徜徉于波斯花园的柏树之间。埃及的标志性动物形象—圣甲虫,亚洲文化中的龙、中国石狮和喀迈拉等神话动物,也已成为卡地亚的灵感源泉。东方韵味的非写实风格花卉设计同样深受欢迎,卡地亚档案馆所记录的数枚“中国花瓶”手镯便是最佳证明。而致敬印度文化的水果锦囊(Tutti Frutti)风格作品,运用别致的红、蓝、绿色彩搭配,将宝石切割及雕刻成叶片、水果和浆果,描绘枝繁叶茂的植物图景,自诞生起便成为卡地亚的标志性风格。

卡地亚瑞兽手镯
1928年,卡地亚巴黎
卡地亚瑞兽手镯 1928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杜桑品味

20世纪30年代末,卡地亚开始尝试“装饰艺术”时期鲜有问津的抽象风格,令动植物系列作品更加丰富。1933年,贞·杜桑(Jeanne Toussaint)被任命为卡地亚创意总监,大自然作为她钟爱的灵感源泉,使得这一时期的创作充分彰显其非凡品味。

“杜桑品味”体现在对写实细节的关注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一枚曾属于玛格丽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的玫瑰胸针。这枚雕塑成型的作品镶嵌长方形切割钻石,生动再现花瓣的动态美感。

又如卡地亚于20世纪50年代创作的棕榈树主题珠宝作品,运用丰富珍贵材质,格外注重造型、流畅线条与柔软佩戴感,巧妙捕捉生生不息的自然生命力。这些自然主义作品充满诗意,通过蓝宝石或雕刻珊瑚花瓣、铂金或黄金树枝等珍贵材质凸显非写实风格的魅力。

卡地亚棕榈树胸针
1957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卡地亚棕榈树胸针 1957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Cartier

贞·杜桑对鸟类形象所蕴含的象征寓意和设计潜力情有独钟,这一主题的作品是卡地亚将具象与抽象风格巧妙融合的又一有力例证。

意欲振翅高飞或栖息于枝丫间的鹦鹉、天堂鸟、猫头鹰和孔雀,将他们色彩鲜艳的羽毛特点,结合丰富宝石运用在多款胸针设计上。

卡地亚为温莎公爵夫人设计的一款著名火烈鸟胸针正是个中典范。

卡地亚火烈鸟胸针
1940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卡地亚火烈鸟胸针 1940年,卡地亚巴黎,特别订制
Cartier

以果敢性格著称的温莎公爵夫人是卡地亚当时最显赫客户之一。1948年,她向卡地亚订购了一枚猎豹胸针。这是猎豹首次以完整形象呈现在卡地亚作品上,同时这也标志着卡地亚风格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享有“猎豹女士”美誉的贞·杜桑为这款作品构思出威严生动的全新造型,从此猎豹成为卡地亚的标志性设计之一。

继温莎公爵夫人之后,品牌忠实拥趸纷纷选择以动物珠宝彰显个性。比如委托卡地亚打造老虎造型珠宝的芭芭拉·霍顿(Barbara Hutton);以及几年后订购传奇爬行动物造型珠宝的玛丽亚·菲利克斯(María Félix)。

卡地亚猎豹胸针
1949年,卡地亚巴黎
卡地亚猎豹胸针 1949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卡地亚老虎胸针
1957年,卡地亚巴黎
卡地亚老虎胸针 1957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描绘生命——写实主义与象征力量

卡地亚热爱描绘富有活力的生命,很早就开始创作具有自然主义风格的珠宝作品。

自20世纪以来,卡地亚运用“皮毛镶嵌”这一独有技艺,以纤细的金属丝线缠绕每颗宝石,呈现栩栩如生的猎豹皮毛。随着时代的演进,这种自然主义手法愈发生动逼真。

20世纪80年代初,卡地亚开始运用新的技艺,尤其是脱蜡铸造,这一工艺随后在珠宝创作领域得到广泛应用。这项经过数千年传承的雕塑艺术工艺,令卡地亚能够更加自由地描绘动物的千姿百态,精准捕捉其轮廓。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高级珠宝领域再度掀起动物热潮。老虎、猎豹和蛇的造型被延展并盘绕为铂金或黄金材质的手镯或项链作品。非写实风格的动物形象有时亦呈现于漆艺黄金戒指和手镯之上。一对豹首两两相望,抽象的豹斑图案则令人不禁联想到矫健的豹身。

卡地亚虎形项链和胸针
1986年,卡地亚巴黎
卡地亚虎形项链和胸针 1986年,卡地亚巴黎
Cartier

自1914年推出豹纹图案以来,别具一格的动物皮毛始终是卡地亚最为钟爱的设计之一。

皮毛和鳞片被解构为高度抽象化的元素,层叠的宝石像素中透射出猎豹的犀利目光,斑马皮毛上的灵动条纹则营造出强烈节奏感。

自然主义细节游走在抽象风格的边缘,时而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组简约线条或对比色彩。

除了能够唤起生动想象,这些元素还因富有冲击力的美感而深受人们喜爱。

卡地亚猎豹手镯
2013年,卡地亚
卡地亚猎豹手镯 2013年,卡地亚
Cartier

从玫瑰到猎豹,从爬行动物到古希腊传说中的怪兽奇美拉,卡地亚的动植物王国自19世纪以来变得愈发丰富,塑造出诸多成为品牌标志性DNA的形象。其中亦包括由卡地亚构思的独特主题,如2016年以仙人掌为灵感的珠宝系列;还有一些更为罕见的主题则被打造为独一珍品,如2016年的以羽蛇神为灵感的高级珠宝项链及2017年以精致铁线蕨叶为灵感的高级珠宝项链。

cactus de cartier系列手镯
Cactus de Cartier系列手镯
Cartier
cartier magicien高级珠宝系列quetzal项链
Cartier Magicien高级珠宝系列Quetzal项链
Cartier

除了不断丰富的动植物种类,卡地亚还探索崭新疆域,推出非写实主义甚至抽象精炼的动植物设计。

卡地亚满怀对具象风格的热爱,摆脱艺术手法的束缚,大胆超越对现实的描绘,呈现更加接近大自然本质的美感,传递繁盛而隽永的生命力。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