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米斯蒂效应?

人们曾说她的身材和肤色都无法让她在芭蕾舞界获得成功,而如今,Breitling百年灵聚光灯行动队成员米斯蒂·科普兰(Misty Copeland)已是一个传奇。

米斯蒂效应
Breitling

米斯蒂·科普兰(Misty Copeland)(1982年,美国密苏里州)书写了一段励志故事:童年的她颠沛流离,居无定所,音乐是她唯一的慰藉;如今的她则是个不循规蹈矩、破除种族偏见的舞蹈天才,是为平等而战的偶像,是让芭蕾舞在美国不走寻常路的开创者。如今,她作为钟表品牌Breitling百年灵聚光灯行动队的成员将向我们传递她更多的观念。

你什么时候开始跳舞的?

四五岁的时候。我母亲曾是堪萨斯城酋长队的啦啦队长,因此音乐和舞蹈是我家喧闹的常态。我成长在一个有着六个孩子的单亲家庭。我们总是在搬家,有时候甚至连住所都没有,就在汽车旅馆过夜。当时,音乐就是我远离这一切的开关。

当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发行她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这个有如此天赋的黑白混血女性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和她之间产生了联结,我感觉她就是我。于是,我懵懵懂懂地开始用她的歌编舞。当时的我胆小内向,很讨厌说话,因此就用舞蹈来表达自己。13岁的时候我想走母亲的路,于是就去学校的芭蕾舞团面试。教练建议我去上社区中心的免费芭蕾舞课。

你还记得你的第一堂课吗?

记得,那是在一个篮球场。我穿着短裤,汗衫和袜子。我的老师对我说,我是个天才。我后来就和她住在一起,度过了艰苦的训练。四年后,我进了美国芭蕾舞剧院。

不停被人说是天才对你有影响吗?

我对此听过算过。舞蹈让我幸福。但当我成为了职业舞者后,人们对我的评价就从“你生来就是舞者”变成了“你肌肉太多”“你太矮”“你皮肤太黑”。我发现了芭蕾中的种族主义。我在剧团20年了,这就是我的家,但在第一个十年里,我是这儿唯一的黑人女性。缺乏多样性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不能接受,我认为应该开放地谈论这个问题。

“像玛丽亚·凯莉这样有天赋的黑白混血女性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你会觉得艰苦努力令你的童年有缺失吗?

我知道,许多艺术家,体操运动员和运动员都是这么说的,但对我而言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要知道,我的芭蕾舞起步很晚。我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三岁开始跳舞,到十三岁却发现自己更想和朋友们一起玩,我没有这种煎熬。我不后悔。

我们谈到了时间的流逝,你这次和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以及姚晨一起组成了聚光灯行动队,对你来说,成为该女性行动队的一员意味着什么?这与女性地位提升有关系吗?

当然!对我来说这个商业活动意义非凡,它赋予了女性正能量。与另两位坚毅不凡的优秀女性共同参加这个活动,正表达了我所捍卫的观念。我决不会表里不一地只为了捆绑名牌或赚钱去参加某些商业活动。百年灵机械计时系列女士腕表既优雅又散发着阳刚之气,令人着迷。这也正是我对自己风格的定义。

你选择的是哪一款腕表?大表盘还是小表盘?

虽然我的手腕非常细,但我绝对更喜欢大表盘。我觉得它所代表的女性的意义远超过物品本身。这两个尺寸适合多种风格,即美丽又优雅,并带有些许阳刚。

你曾说过,芭蕾舞者不用遵循种族和体态的标准模版。从这个角度来说,艺术行业面临着哪些挑战?

我为自己得到过的所有机会感到幸运,包括有幸参演迪士尼电影《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的机会——这部电影对于新生代观众来说是美妙而有影响力的经典之作。芭蕾舞者不一定要皮肤白皙,他们也可以是任何肤色,这就是芭蕾舞界的下一个篇章,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期,我们还身处于“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黑人人权运动中(BLM运动)。我们有机会能够按下“重启”键,能够去改变一些事情。此外,这次疫情和演出舞台的被迫关闭促使行业去寻找新的渠道,能够触及更多样的大众群体,而不再仅仅是针对富裕,年长的白种人观众。

米斯蒂效应
Breitling

事实上,你早就在MasterClass的平台上发布过在线课程,向人们展示你的专业知识和技术。

你的心态怎样么?

选择做一个乐观主义者很难,但如果我们希望自己健康,就需要去这么做。虽然我们生活的环境消极而艰难,但我相信我们会吸取教训,振作精神,做到最好。这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你照镜子的时候会看到什么?

我会看到坚毅和美丽。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