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时间、 自然、 爱》典藏臻品回顾展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时间、自然、爱》典藏臻品回顾展将于2022年7月1日至2022年10月7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ower Station of Art)举行。此次展览将展出逾300件世家于1906年问世以来创作的高级珠宝、腕表和珍贵物件,令这一高级珠宝世家的百年风华延绵至上海。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时间、自然、爱》典藏臻品回顾展将于2022年7月1日至2022年10月7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ower Station of Art)举行。此次展览将展出逾300件世家于1906年问世以来创作的高级珠宝、腕表和珍贵物件,令这一高级珠宝世家的百年风华延绵至上海。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典藏,以及为此次展览特别借展的私人收藏,将与象征创作过程第一步的档案文件、设计手稿及水粉设计一同展出。

本次典藏臻品回顾展览由米兰理工大学珠宝设计系教授兼维琴察珠宝博物馆总监Alba Cappellieri阿尔巴·卡佩列里策展,展览围绕三大主题:时间、自然、爱。珠宝艺术与时间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珠宝创作亦在永恒的传统与瞬变的时尚间找寻平衡。展览充分演绎了20世纪这个变化莫测的时代,透过隽永的美学价值与片刻须臾的风潮融合之道再现迷人力量,彰显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精湛的高级珠宝造诣。

Alba Cappellieri以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的《新千年文学备忘录》(Six Memos for the Next Millennium,中文版又译为《美国讲稿》)为策展的灵感源泉,从中汲取重要的概念,以此诠释世家的高级珠宝作品与时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展览的第一部分以“时间”为题,延绵10逾个展厅,以20世纪代表特色为策展的重点:

第一展厅向巴黎致意,随后则以远方文明,以及卡尔维诺在书中提出的五大价值:“轻”(Lightness)、“快”(Quickness)、“显”(Visibility)、“准”(Exactitude)和“繁”(Multiplicity)为策展主题;其它展厅则突显珠宝与其他艺术领域的交集,包括舞蹈、高级定制时装及建筑。展览的中厅则以“爱”为主题,所展出的展品均为往昔的爱情信物及爱的馈赠,再现20世纪每一段传奇恋曲,体现爱的力量。最后一个主题展厅则透过园艺和动植物,向大自然致敬。

展陈设计师Johanna Grawunder乔安娜·格兰文德为这次展览打造身临其境的沉浸式布景设计,在“爱”展厅打造一个巨型的玻璃装置艺术作品,利用光影的变化与色彩的绚丽营造如梦似幻的诗意氛围。而负责展览美术设计的平面设计师Michał Batory则为此创作特别的排版与视频动画。两人联手创作,一同诠释世家的不朽诗篇。

在《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时间、自然、爱》典藏臻品回顾展,观者得以发现一个迷人的景象,探索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是如何追求和谐之美,以精湛工艺呈现真正的艺术。

时间

珠宝的创作与“时间”有着密不可分且千丝万缕的联系。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博物馆典藏系列的高级珠宝与珍贵物件不仅仅反映创作过程中所投入的时间,更是再现了当时特定的时代背景,基于此,巴黎与世界、过去与未来,珠宝与其他艺术领域之间微妙交织,共同谱写了一曲错落而微妙的时空之歌。在这一多维的艺术时空,世家独特的风格不断创新演变,其非凡创意、新颖巧思、隽永又高雅的格调相交汇,凝成一首百年风华的诗篇。

时间 ─ 巴黎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Place Vendôme烟盒,1946年白K金、黄K金、玫瑰金、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这个由白K金、黄K金和玫瑰金打造的雅致烟盒,将巴黎的芳登广场优雅荟萃于一方天地之中。作为巴黎名闻遐迩的经典建筑群之一,芳登广场由路易十四下令兴建,建筑立面整齐划一,其盛大规模的圆形拱顶底层和上层明亮高大的落地窗,以巨大圆柱和壁柱相隔装饰。而在广场中央,矗立了著名的旺多姆纪念柱,其圆柱上竖立着身披加冕服饰的拿破仑一世雕像,吸引全球瞩目。

这座位于巴黎市中心的芳登广场,已经成为法式优雅和奢华品味的象征。诸多赫赫有名的奢华酒店如丽兹酒店也在广场一隅。1906年,世家于芳登广场22号开设第一家精品店,其后逐步扩张至20号及24号。

在这个烟盒上,精品店的店面特以黄K金雕刻铸造,与其他以玫瑰金打造的广场内建筑物予以区分,而著名的芳登广场纪念柱则以黄K金镶嵌红宝石与钻石,成为瞩目焦点。

时间 ─ 远方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Sautoir项链,1924年铂金、蓝宝石、祖母绿、红宝石、缟玛瑙、珐琅、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这条极具风格化的几何造型项链诞生于1924年,展现了装饰艺术时期的设计特色。项链以链条与吊坠组成,以铂金铸造吊坠的外框镶嵌了珐琅、缟玛瑙、蓝宝石、祖母绿、顶部抛光的红宝石,以及圆形和玫瑰形切割钻石。

而链条由椭圆形镂空链节组成,配以长方形装饰元素相间搭配,镶饰了花卉图案。吊坠附有一个精巧的铰接构件,可与链条分拆。吊坠铺镶了缟玛瑙和钻石,引领目光停伫在框内的花道装饰上。“花道”是起源于中国的日本生活艺术。

镂空吊坠内的插花从传统的蓝白色花瓶中探出,象征爱与和谐的山茶花和坚韧风骨的梅花栩栩如生。以缟玛瑙和钻石勾勒的折扇系有蓝宝石和红宝石缎带,静置于花瓶的一旁。此枚吊坠甄选顶部抛光的宝石,上半部呈浑圆的蛋面效果,下半部则以斜向切面反射更多光线,为作品增添静谧祥和的氛围。

时间 ─ 轻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项链,1936年铂金、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这款令人赞叹不已的项链创作于1936年,由三串枕形切割红宝石和长方形切割钻石组成。它宛如领结或丝巾的造型有着1920到1930年代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项链的设计特征,印证了高级定制时装对世家的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在项链的每一面,都可以领略到从钻石缎带所展现出的一种风格化对称设计,这是向装饰艺术运动的几何线条致敬。

这条项链曾由美国名媛爱莲·博蒙(Hélène Beaumont)所收藏,她是20世纪颇负盛名的珠宝收藏家之一。佩戴这类奢华珠宝时,一般会搭配成对的扇形或蝴蝶结胸针。在同一时期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也为温莎公爵夫人设计了一款类似的华丽项链。在她40岁生日的时候,为她特别定制了一款领结造型的瞩目项链。

时间 ─ 快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Ludo隐秘式腕表,1949年黄K金、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蓝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Ludo手镯诞生于1934年,以世家创始人之一路易·雅宝(Louis Arpels)的昵称“Ludo”命名。它巧妙的设计,如同高级定制时装的腰间饰带,灵动优雅,其宛如砖状图案的精致网纹设计,让人联想织物的图案。1935年,世家对Ludo手镯的设计再度创新,采用以六边形图案拼接而成的链条设计。

这枚于1949年问世的Ludo隐秘式腕表搭载机械机芯,长方形表盘隐藏于可翻开式表盖下。翻盖镌刻与表带一致的砖状编织网纹图案,轻按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的蓝宝石组成的双圆拱形图案,即可翻开表盖进行读时。这件作品彰显出世家打造隐秘式时计的高雅品味。

表盘两侧的水平图案,以六颗璀璨钻石密镶,为蓝宝石的深邃和黄K金的温煦,增添光彩。

时间 ─ 显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Unicorn胸针,1948年黄K金、蓝宝石、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自古以来,独角兽就被认为是头上长着一个巨大的螺旋形角的生灵,在西方,它象征着纯洁和优雅。

这枚胸针创作于20世纪40年代,展示了世家家族对参观博物馆的喜爱。事实上,这些珠宝的灵感源自于纽约修道院博物馆(Cloister Museum)悬挂的一幅挂毯。这幅创作于15世纪末至16世纪初的艺术作品名为《围猎独角兽》(The Hunt of The Unicorn),描绘了一只独角兽栖息于一个拥有成千上万朵、绚丽多彩的花园中。

这枚以黄K金制成的胸针,将挂毯的主题重新诠释化作立体的珠宝。这只梦幻的独角兽似乎想在盛开的蓝宝石和红宝石花朵上欢腾飞跃,这些花卉图案也与它们身上镶嵌的红宝石美艳呼应。独角兽一直激发当代创作,正如世家在2016年推出的诺亚方舟高级珠宝系列的Eponymous胸针。

时间 ─ 准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Two feathers胸针,1956年铂金、黄K金、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这款创作于1956年的Two feathers胸针,将风格化的形态和高精密技术紧密融合。它体现了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标志性创新: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工艺。这项技术于1933年获得专利,为世家精湛技艺的超卓典范,无需镶爪即可镶嵌珍贵宝石,反映了世家工匠的高超技艺。此工艺非常复杂,创作一件隐密式镶嵌工艺作品往往需要逾300个小时。

为了创造这项镶嵌工艺,需在宝石底部刻有凹槽,形成四个额外的刻面,以使宝石可以完美滑入黄金轨道,隐藏金属架构,从而可以更好地反射光线。红宝石因它的硬度和浓郁的色彩成为了世家珍爱的宝石。

时间 ─ 繁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Passe-Partout万能珠宝项链,1939年可转换为一条手链或者一条腰带、可拆卸式胸针黄K金、红宝石、海蓝宝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万能珠宝(Passe-Partout)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最先创作的可转换式珠宝作品之一,于1938年获得专利。佩戴者可以根据心情的变化、不同场合与服饰,来进行各种搭配。它更是世家于1930年代与1940年代最知名的珠宝作品。

Passe-Partout万能珠宝的诞生是基于一个巧妙的技术创新。这件作品的两枚花朵胸针下隐藏着一个活动机关,金属材质的轨道系统让可弯曲的黄K金蛇链能轻易地滑入与滑出,将此珠宝作品转变为项链、短项链、长项链、手链或腰带。花形胸针还可以拆卸下来单独作为胸针佩戴,甚至部分设计还可以用做夹式耳环。

世家的Passe-Partout万能珠宝一般采用花卉设计,就像这件1939年诞生的作品,它镶嵌了海蓝宝石和红宝石,如同栩栩如生的娇花。

交汇 ─ 舞蹈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Ballerina胸针,1942年黄K金、白K金、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源于路易·雅宝(Louis Arpels)对芭蕾舞和歌剧的热情,世家于1941年创作了第一枚芭蕾舞伶胸针。这一主题充满在各式各样令人惊叹的珠宝和珍贵物品中,从袖扣、衬衫纽到珍贵的盒子、手镯、耳环和项链。

世家通常用钻石描绘舞伶的脸部轮廓,以精心渲染的金色薄纱、亮片或镶嵌宝石装点服装。从不同国家的服装汲取创作灵感,华丽的服装赋予每一枚胸针独特的个性。设计师同样专注于姿势的选择。世家的历史档案中充满了舞伶的手稿,清楚地阐述了捕捉动作的重要性。这枚胸针集中体现了所有特点: 这位芭蕾舞伶钻石脸庞点缀着红宝石发髻,她的身体微微后仰,镂空的芭蕾舞裙随她的舞姿翩然旋转。

交汇 ─ 高级定制时装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Zip项链,1951年可转换为一条手链黄K金、玫瑰金、红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Zip项链荟萃了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高级珠宝精湛工艺,是世家运用独特匠心与超凡工艺打造的杰出创作。据传,1930年代晚期,温莎公爵夫人(DuchessofWindsor)向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Arpels)与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之女、时任世家创意总监芮妮·皮森特(Renée Puissant)提出以拉链为灵感,打造一款珠宝作品。最终,华美非凡的Zip项链终于1950年制作完成,以黄K金镶嵌璀璨钻石,完全闭合则可幻化成一条华丽瞩目的手链。这件杰作不仅充分彰显出高级定制时装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挚爱的设计灵感之一,其别出心裁的设计更体现出世家对高级珠宝可转换式设计和多功能珠宝的偏爱。这条以黄K金铸造的Zip项链,创作于1951年,是世家最早创作的款式之一,小麦状的黄K金链条勾勒出心形图案,并镶嵌红宝石及钻石,使人联想起优雅的蕾丝。而拉链本身遍布钻石,以金丝修饰出流苏的动人形态。

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

交汇 ─ 建筑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Art Deco夜灯,1930年黄K金、红宝石、石英、缟玛瑙、漆面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这款1930年的夜灯反映了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对颜色和珍贵物件的卓越品味。作为世家博物馆典藏系列的臻品,这一独特的作品也展示了当时的艺术运动,如装饰艺术和现代主义对世家的创作所产生的影响。

这盏夜灯通过叠加的几何形式来展示精美的外观。材料的选择与物件的功能息息相关:例如半透明的石英,可允许光线通过。绿漆、黑缟玛瑙和粉红石英的使用形成了一种极致的色彩对比,同一时期还有镜子、烟灰缸和杯子等作品。

爱,这神奇的能量促使了高级珠宝世家的诞生。在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Arpels)与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在巴黎缔结姻缘后,他们于1906年成立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此次展览约30件象征着爱情的珍品悉数展出,其中包括胸针、戒指、手链和珍贵物件以及设计草图和典藏文件,共同呈现了诗意的美好爱恋,回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20世纪传奇爱侣的伟大爱情,诵咏爱情的伟大与不朽。

1950年代初,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将戏剧中经典的爱侣形象演绎至深。彼时,世家创作出两对源于戏剧灵感的动人胸针,其中一对再现法国剧作家爱德蒙·罗斯丹(Edmond Rostand)于1897年创作的舞台剧《风流剑客》(Cyrano de Bergerac)中的主角Cyrano与Roxane;而另一对胸针则灵感源自1597年问世的莎士比亚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这一对璧人悲辛的爱情故事,再度上演。凯普莱特家族后花园的阳台之上,罗密欧与朱丽叶互诉爱意,这一对胸针将莎翁剧中经典的一幕再现。黄K金勾勒出两人的身影,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和珍珠打造脸庞、发丝和服装,在宝石的演绎之下,仿佛重生,将这矢志不渝的至美爱情化为永恒。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Barquerolles项链,1971年可转换为两条手链、一枚胸针、一个吊坠黄K金、祖母绿、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现属于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博物馆典藏系列的Barquerolles项链曾经是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Taylor)的私人珍藏。它是理查德·伯顿(RichardBurton)在1971年赠送伊丽莎白·泰勒荣升为祖母的礼物,以纪念她长孙的出生,两人当时将这件作品亲切地称为“奶奶的项链”。

这一对好莱坞传奇伉俪的爱情跨越时空,而这条项链蕴藏着动人而深邃的爱情故事。作品设计灵感源于威尼斯府邸的门环,威风凛凛的狮子盘踞于项链的中央,夺目的鬃毛有数十个像似微型贡多拉(Gondola)的部件,通过一个网状结构相互连结,使得作品灵活生动,佩戴舒适。这条项链可转换为两条手链、一枚点缀祖母绿眼睛的狮头胸针及一个双环吊坠。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Tiara王冠, 1976年可转换为一条项链铂金、白K金、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1956年,风华绝代的好莱坞名伶格蕾丝·凯莉(GraceKelly)与摩纳哥亲王雷尼尔三世(PrinceRainierIII)大婚,成为摩纳哥王妃。两人大婚的前夕,雷尼尔三世亲临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纽约精品店为未婚妻精选珍贵的礼物:由珍珠和钻石打造的项链、一条手链、一对耳环和一枚中央镶嵌珍珠的戒指,将格蕾丝·凯莉优雅的气质完美衬托。同年,世家受封为“摩纳哥公国御用珠宝商”。自此,摩纳哥格蕾丝王妃(Her Serene HighnessPrincess Grace of Monaco)时常驾临世家位于摩纳哥和纽约的精品店,挑选心中挚爱的珠宝作品。

1978年,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传世之作依然以风华之姿绽放摩纳哥公国的王室婚礼:格蕾丝王妃佩戴了以铂金制作并镶嵌144颗共重约77.34克拉的圆形、梨形及马眼形切割夺目钻石的Tiara王冠,出席女儿卡洛琳公主(PrincessCaroline)与法国商人菲利普·朱诺(PhilippeJunot)的婚礼,见证爱的时刻。这件王冠可转换为一条项链,堪称精致非凡的杰作。

自然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一直陶醉于迷人的大自然之中,发掘其中蕴藏的丰富灵感,以不同系列作品,不断地向这个生生不息、变幻无穷的世界致敬。在这百年诗篇之中,世家充满生机的作品均展现了植物、花卉以及动物的平衡之道,演绎了大自然——这一永恒精致的壮丽瑰宝。如今,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自然”展厅,仿佛让人身临其境,漫步于花园中的盎然之景,被丰茂的植被与灿烂的花卉簇拥,雀鸟与奇妙的动物从八方而来,淬炼成世家无数象征自由与幻想的典范之作。

自然 ─ 植物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Leaf胸针,1960年黄K金、铂金、蓝宝石、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大自然一直是世家钟爱的主题,为其创作注入诗意与活力。这款Leaf胸针以其不对称的设计和叠加的图案,致敬了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对动态景致描绘的造诣。黄K金的叶枝上镶嵌着蓝宝石的叶子,从钻石树枝上展显风姿绰约。如此写实的姿态,树叶仿佛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这枚胸针曾是美国社交名媛玛荷丽·梅莉薇德·波斯特(Marjorie Merriweather Post)的收藏,于2017年在华盛顿希尔伍德庄园的博物馆和花园举行的"SpectacularGems and Jewelry”展览上展出。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新精英阶层的一员,玛荷丽·梅莉薇德·波斯特是20世纪最热情、最自信的珠宝收藏家之一。

自然 ─ 花卉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Bouquet胸针,1955年黄K金、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自1910年代以来,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Bouquet胸针为优雅女性的礼服添光溢彩。在黄K金底座上镶嵌彩色宝石或钻石,这些作品因其展现的大气优雅而在20世纪30年代备受追捧。这枚1955年的胸针呈现了一束以金丝束起并镶嵌黄K金花瓣和钻石花蕊的花束,闪闪发光的金色枝叶仿佛沐浴在阳光下。时至今日,在世家历史档案中的一系列各式各样的花卉形状与色彩,依旧为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启发创作灵感。

自然 ─ 动物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

Butterfly胸针,1982年黄K金、玫瑰金、红宝石、祖母绿、钻石Van Cleef & Arpels Collection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始终被变化无穷的植物和动物所吸引,自1906年诞生以来便创作出了许多珍贵的蝴蝶作品。它们由镜面抛光的黄K金、绚丽多彩的珐琅或珍贵宝石镶嵌而成,令世家的花园充满魅力。

这枚Butterfly胸针创作于1982年,镂空设计的结构使得光线可以穿透,极其瞩目。红宝石镶嵌的身体和祖母绿点缀的眼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一双镶嵌钻石的轻盈翅膀也为这枚作品增添优雅。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