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超模贺聪,也想谈一场恋爱了

贺聪从没想过要做模特。而命运的馈赠总是出人意料,这张吸引人的东方面孔以强劲的势头席卷各大时装周,成为西方世界的宠儿。置身名利场,她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贺聪
ELLEChina

贺聪从没想过要做模特。而命运的馈赠总是出人意料,这张吸引人的东方面孔以强劲的势头席卷各大时装周,成为西方世界的宠儿。置身名利场,她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贺聪
ELLEChina

《ELLE世界时装之苑》2020年3月号

黑色衬衫、千鸟格连衣短裙、米色格纹外套、黑色编织草帽、花朵造型圆珠耳钉、花朵串珠项链 均为DIOR

贺聪
ELLEChina

《ELLE世界时装之苑》2020年3月号

彩色格纹斜纹软呢外套、彩色格纹拼接斜纹软呢短裙、花朵装饰胸针、Coco Crush系列耳环及手镯均为Chanel

人来人往的品牌秀场后台,贺聪再一次发现了茱莉亚· 诺碧斯,这位轮廓分明的金发超模是她喜欢了四五年的偶像。过去她曾在秀场见过几次,脑海中无数次冒出来上前打招呼的念头,又一次次缩回去。这次终于“没怂”,合了照,全程贺聪脸通红,不敢看茱莉亚的眼睛。“我好激动啊!”回忆起那个秋日,裹在白色羽绒服里的女孩几乎要从沙发上蹦起来,“我一碰到自己的偶像就不敢说话,特别紧张,与她合照是我今年最开心的事情。”

“仙女”的反差

你或许想象不到,在秀场上气场冷峻,大杀四方的超模贺聪,私下里是个羞涩的乖女孩。2015年第一次在巴黎参加时装周,贺聪就拿下了十多场品牌大秀,自此一路凯歌,在国际秀场上如鱼得水,成为新一代中国超模的领军人物。

贺聪
ELLEChina

白色衬衣、白色流苏帽衫、白色短裤、黑色马丁靴、金色字母戒指、花朵造型圆珠耳钉、花朵串珠项链 均为DIOR

乖巧或许还源自那张白净的圆圆脸,“瓷娃娃”“仙女”,国内的网友和媒体这样称呼她,贺聪又害羞了。“我没有他们写得那么好。”女孩心中,仙女是飘在天上的,这个称呼“太好了”。“仙女只喝露水嘛,我又不能只喝露水。”她嘟囔了一句。

贺聪
ELLEChina

粉色条纹连衣裙、拼色短靴 均为Loewe

绿色串珠项链 DIOR

宝石装饰项链 Versace

金色吊坠长链 CELINE by Hedi Slimane

贺聪
ELLEChina

白色皮革背心、粉色小羊皮外套、白色小羊皮长裤、白色羊皮腰带、白色棉质短袜、米色尖头平底鞋

均为Salvatore Ferragamo

黄色帽子 Max Mara

成为国际秀场上的“仙女”超模,对长沙女孩贺聪来说,原本不在人生的计划之列,模特不过是老师口中遥远的“需要控制饮食的职业”。小时候,她乖乖的,就像所有讨长辈喜欢的小姑娘一样,在班级里也不显眼,安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初二——贺聪突然长高了。一米七八的贺聪走在路上,突然成了一个巨大的目标,吸引着来往的目光,这样的注视让害羞的她觉得无比不适:“我不喜欢别人那样看着我,很想不要这么高。”

贺聪
ELLEChina

拼接工装连体裤、黄色风衣外套、金色吊坠长项链

均为Fendi

半透明墨镜 Versace

可这并不受控。好在她被东华大学录取之后,找到了一群和她一样高高的女孩。也是在这一年,她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品牌走秀。那个浮华的名利世界具象化为一个个小目标:试装,搭配,妆发test,服装设计图,手工做衣服。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无数人昼夜的努力凝结成一场盛会上的华服。身着华服从台上走出去的那一刻,贺聪突然觉得,满场的注视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那一刻觉得模特我是可以做的。”

罗马、巴黎与开普敦

时装周和品牌活动大多数时候是超模生活的度量单位。辗转于都市之间,偶尔在工作间隙瞥见一眼城市的面貌,最近一个烙在贺聪心里的城市是罗马。秋日的罗马,斗兽场,古建筑,都不及许愿池的一汪碧水。阳光下游人如织,罩着简单白色T恤的贺聪扔下硬币,许了第一个心愿:一定要再回来。

贺聪
ELLEChina

白色吊带胸衣、米色解构风衣半裙、米色大檐帽

均为Burberry

白色短袜、米色尖头平底鞋 均为Salvatore Ferragamo

贺聪
ELLEChina

大红色蕾丝上衣、酒红色皮裙、黑色皮鞋、黑色皮革choker、链条墨镜、条纹帽子、黑色手套 均为Gucci

“因为这是规则。”她无比认真地解释,网上去罗马许愿池的攻略里是这么说的。她饶有兴致地证明起这一点,两年前第一次到罗马,扔下第一枚硬币的时候,她也在心中许下过同样的心愿。你看,这不是成真了嘛。

贺聪
ELLEChina

印花刺绣连衣裙、银色花朵胸针 均为Louis Vuitton

贺聪
ELLEChina

蓝色深V绑带长裙、褐色绑带平底鞋

均为Stella McCartney

金色项圈、金色纹理手镯 均为Versace

花朵造型圆珠耳钉 DIOR

在乖女孩的逻辑里,连许愿都是有规则的,遵循规则总能有回报,同理其他的事情也是。例如2015年第一次参加巴黎时装周,懵懂的她在法语的吵嚷声中,独自找路、面试、走秀。没有想过会拿下多少场秀,她告诉自己,飞了这么远,不管怎样都一定要完成公司每天安排的14场面试。

贺聪
ELLEChina

条纹丝质中袖衬衫、米色半裙、咖色工装马甲、金色耳饰、金色手镯、银色圈形手镯 均为Chloé

贺聪
ELLEChina

白色花边衬衫、米色西装外套、复古牛仔裤、圆顶礼帽、棕色腰带、金色香水瓶长项链、棕色铆钉厚底凉鞋

均为CELINE by Hedi Slimane

红色花朵胸针 Chanel

粉色花朵装饰胸针 Louis Vuitton

彼时巴黎秀场上的中国女孩不多,她和几个外国女孩住在一起,各自奔忙,“常常是睡觉的时候床上见”。巴黎不大,每天晚上她对着地图,在第二天面试的地点标上密密麻麻的小旗子,白天下了地铁一路小跑过去。

贺聪
ELLEChina

蓝色小羊皮长风衣、黄色大挎包、金色链条项链、墨绿色圆珠耳钉 均为Bottega Veneta

也许幸运总要靠细节铺垫,2019年贺聪的事业版图扩大了,这也意味着要飞到更多的地方,接更多不同的秀和拍摄。

时差成了她甜蜜的负担,从秋日的上海飞往开普敦,24小时的航程原本让人眩晕,下飞机的那一刻,被热带国家扑面而来的春意撞了满怀。贺聪心里也有什么跟着一同绽放,“啊,到春天了”。

不只是幸运

时尚的世界风云诡谲,置身名利场顶端的人不会告诉你,他们喜欢怎样的女孩。有时是你,有时可能又变了。贺聪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年被十多个品牌选中成为宠儿,在时装周的最后一天,才来得及回想,“真的挺幸运”。

贺聪
ELLEChina

白色喇叭袖衬衫、白色短裤、金色吊坠项圈、金色长款耳饰 均为Valentino

心情常常跟着工作上下起伏,在秀场上拿到一个好的机会,不知缘由又突然没了,或是很久没有消息的机会,又突然冒出来。贺聪倒是不抱怨,只是有时在心中思忖,本命年是不是有点太波折了呢?

贺聪
ELLEChina

银色亮片上衣、银色阔腿长裤、镜面耳饰、银色腰带、透明亚克力包 均为Emporio Armani

贺聪
ELLEChina

印花高领上衣、牛仔背带裤 均为Isabel Marant

棕色凉鞋 Prada

金色圆圈耳环 Versace

唯一能做的是呈现最好的自己。被安排的工作,几乎不拒绝,都去做。合作过的工作人员感叹于她的认真,发给大家的Q&A,收上来的答案中,贺聪总是写很多的那一个。

贺聪
ELLEChina

红色格子斜纹、软呢连体裤、米色礼帽、花朵造型胸针作帽饰、Camélia系列白k金镶钻耳环、Coco Crush系列白k金镶钻项链与手镯、Coco Crush系列白k金戒指 均为Chanel

成为一个Nice的人,或许是职业习惯,又或许来源于乖乖女温柔敏感的底色。工作伙伴嗓子不舒服咳嗽,她顺手递上水;安慰踩着约定时间到的工作伙伴,“你没有迟到,是我提前结束了”;机场偶遇粉丝,有求必应,主动陪人家聊天,小心翼翼把对方的喜欢捧在手心。

贺聪
ELLEChina

白色衬衫、牛仔短裤、藏蓝色西装毛呢外套、金属花朵胸针、黑色花朵胸针、民族风格项链、不规则金属耳环 均为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即使现在,被选择、不确定依旧是生活的常态,下一季不知道要飞到哪里。“我喜欢待在一个地方。”气氛有点低沉,贺聪突然积极起来,“好的一面是,可以到很多原本不可能去的城市。”

贺聪
ELLEChina

紫色深V长裙 Givenchy

彩石珠串项链、彩石耳环、彩石手镯 均为Versac

采访还没结束,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贺聪悄悄取消掉已经打好的车,继续回答直至最后一个问题结束。临走的时候,她冲第一次见面的记者笑着招呼,“我走啦,下次再见”,像是和一个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亲切告别。

Q&A

ELLE:今年需要克服的困难是什么?

贺聪:时差。这一季接了不同类型的工作,包括美妆、成衣、香水,正好集中在十月初到十月中旬这段时间,在不同的地方。需要突然从中国飞到法国,或是突然从法国飞到南非,完全是时差不一样的地方,连着飞,以前没有这么密集过。这对我来说有点混乱,所以最近记性不太好。

贺聪
ELLEChina

金色皮质内搭、绿色皮衣外套、黑皮裙、金色皮革编织平底鞋 均为Prada

白色亚克力耳饰、白色亚克力手镯

均为Emporio Armani

ELLE:模特需要展示自己,怎么样从害羞变得自信?

贺聪:其实是受环境氛围的影响。在大众和摄影师面前,有很多拍摄;台上走秀,不可能一直在后台一个人闷着。工作人员熟悉了,认识了,自己也慢慢放开了,他们愿意跟你一起玩,我也越来越自信。还有网友的评价,我刚出国的时候,有时尚类媒体发了我的照片,其实头发都乱糟糟的,但是很多网友会在底下评论:“这个女生很可爱”“加油哦”“你是美的”。这些赞美会让我从内而外地散发一些自信。因为他们说你好,我也会努力做好。

贺聪
ELLEChina

灰色衬衫、灰色马甲、灰色西装外套、灰色短裤、黑色高筒袜 均为Max Mara

印花高跟鞋 Salvatore Ferragamo

粉色花朵胸针 Louis Vuitton

黑色领带 Gucci

ELLE:近两年时装周上的中国面孔有什么变化?

贺聪:近两年中国面孔比以往多一点。越来越多漂亮的、高挑的女孩子有机会走出国门。现在中国市场越来越好,受到了国外的认可,品牌可能需要不同的亚洲女孩在一场秀里,展现可爱、性感和酷等各种不一样的面孔。年轻的一代还蛮好玩的,看到他们有时候觉得“啊,这么说怎么感觉我是老人了”。时装周虽然辛苦,但是这么多人在身边,还是十分开心、热闹。

贺聪
ELLEChina

彩色丝质背心长裙、绑带编织草鞋、绿色圆珠项链、花朵造型圆珠耳钉 均为DIOR

ELLE:今年是你的本命年,年龄会对你造成压力吗?

贺聪:现在年龄会带来一点压力,年龄往上走,身体上能感到变化,原来出去跑面试,一天那么多场都不觉得累的,现在一天五六场我就觉得很累很累。但是这个东西是无法避免的。而且每个年龄都有这个年龄段最美的东西,我不会羡慕别人很年轻,虽然年轻是好事。

ELLE:对新年有什么期待吗?

贺聪:还挺期待能谈恋爱的,憧憬恋爱中甜蜜的事情,很有趣,会让生活里有很多色彩——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感谢贺聪为我们演绎三月刊的开季大片,诠释了2020春夏时装的自由新风貌。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独家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