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登ELLE封面的刘诗诗,画风变了!

刘诗诗给人的印象不争不夺,随性自在,不为曝光度和流量所牵制,每一步却又踏在幸福的关键点上。

刘诗诗
ELLE
刘诗诗
ELLE
刘诗诗
ELLE
刘诗诗
ELLE

发型师为刘诗诗把头发接上,发片嵌在真发之中,再将头发盖下来,就真假难辨了。看着镜子中自己,如果不算在古装剧中的造型,刘诗诗想了想,“上次留这么长的头发还是十几岁的年纪”。

刘诗诗
ELLE

《ELLE世界时装之苑》2020年5月号

米白色皮衣、黑白拼接百褶皮裙均为Tod‘s

金色圆形耳夹、珍珠钻饰颈链均为Miu Miu

金色手镯 Chloé

刘诗诗
ELLE

《ELLE世界时装之苑》2020年5月号
白色廓形衬衫 Cholé黑色皮质吊带长裙 Loewe钻饰腰链用作choker Chanel白色牛皮运动鞋 Tod’s
十几岁,刘诗诗还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芭蕾。那时的她不曾想过演戏,她觉得或许自己可以当一名舞蹈老师,“我们专业对自身条件的要求非常苛刻。当我意识到,作为芭蕾舞演员,我很难走到更高的位置。我想,当老师吧,我可以把看到的、感受到的,或者说,这么多年,老师教给我们的再教给其他人”。
和所有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样,刘诗诗也会在寝室和室友说笑,聊起理想中另一半的模样,什么样的人,又会从事什么样的行业,想法存于瞬息万变一念间,又有谁会在多年后验证它的实现概率?“就像小朋友看电视剧,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又换了一个”。

已经非常、非常幸福了

少女时代的预设马不停蹄地等时间来打破。
刘诗诗以为,连这“打破”也再正常不过。“所以,我从小就不给自己定太大的目标,一切变数都太大了”,抱定这份随遇而安、怎样都好的态度,刘诗诗在许多人眼中成为“佛系”的代表,她对一切都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念,面露微笑、仪态得体,透着“一切安排皆是最好安排”的气息。
确实也是最好的安排。以世俗标准来看,她塑造过经典的角色,成就了事业的高峰,获得了美好的婚姻和刚满周岁的儿子,大致算得上理想人生。

刘诗诗
ELLE

米白色皮衣、黑白拼接百褶皮裙、米色豆豆鞋均为Tod‘s

金色圆形耳夹、珍珠钻饰颈链均为Miu Miu

金色手镯 Chloé

白色短袜 Wolford
你看,连她自己也是这么说的。
3月10日是刘诗诗的生日。时值疫情特殊时期,一切从简,一家人吃了个饭,但有蛋糕,也有花。花刘诗诗是不挑剔的,“好看就行,每次收到花,我都会觉得挺好看的”;如果外出旅行,多是自由随性地闲逛,从未与一起出游的同伴有过摩擦,她把安排和计划的权力都交予了同伴,她会说“我都行”;如果和朋友一起看电影,朋友挑就好,“能长时间陪伴彼此的,喜好往往很一致”。

刘诗诗
ELLE

黄色镂空连衣裙

长项链用作choker Chanel

红色宝石耳夹 Miu miu
她很少发脾气,连撒娇也是这几年才学会的。“以前我思考事情、做事情,或者是遇到任何情况,不会想找人帮忙,自己全解决了,完全不懂什么叫’撒娇’。”现在有了某种依靠感,这种依靠感自然而然发生,并不因什么郑重的承诺。

为什么要适应?没必要

“我没法告诉你具体是什么。”

这是刘诗诗面对媒体提问时的典型回答。她以轻盈又坚决的方式阻挡一切对细节的探究。轻盈的是表情,坚决的是话语。

翻阅她过往的采访,几乎未往里填充任何详细情节。

刘诗诗
ELLE

白色廓形衬衫 Cholé

黑色皮质吊带长裙 Loewe

钻饰腰链用作choker Chanel

白色牛皮运动鞋 Tod’s
全民媒体的时代,明星亲自下场分享日常,撤去神秘屏障,展现友谊、追求、爱情和婚姻等等,渴望被了解、被理解(他们希望被了解的部分)的时候,刘诗诗做出另一种选择,她竭力保持低调:“每个人有自己的性格和表达方式,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做同样的事吧?”假如走在街上,有人喊出她剧中人物的名字,她也许会更开心,“对演员来说,毕竟观众喜欢你的角色更重要”。
她从没纠结过要不要改变,哪怕只是一点。
“想要了解我的人不会纠结于我是否会改变”,刘诗诗不带迟疑地回道:“我不会执着于希望所有人都了解我”。

刘诗诗
ELLE
刘诗诗
ELLE

那些不必分享的辛苦

去年6月,刘诗诗难得主动展露生活的重要部分,在微博上公开儿子的照片,孩子粉粉嫩嫩,得到一串祝福和羡慕声。

刘诗诗
ELLE

Trompe L’oeil 设计连身裙

白色高筒袜

灰色蝴蝶结高跟鞋 均为Thom Browne

红色宝石耳夹 Miu Miu
在陪伴孩子的时间里,刘诗诗收到了《亲爱的自己》的剧本,让她有一种表演的冲动:“李思雨这个角色是我以往没尝试过的,她的职业很不一样,故事是生活中你能看到的,很现实。”李思雨是一名销售,“如果问,我有没有这样的经历,肯定没有,但我身边会遇到这样的人,像家里的亲戚有类似的经验,经常跟客户有来往,我可以旁观借鉴,看他们怎么跟客户打交道,了解他们处于什么样的氛围,采用什么样的态度”。

刘诗诗
ELLE

蓬蓬袖黑色解构上衣Dries Van Noten
导演丁黑希望刘诗诗表演的同时,呈现一种“在身后看着自己” 的状态,“我不太需要给人物加太多个人的东西。通过生活阅历对她的内心感受进行揣摩,明白她在想什么。剧本在那里了,李思雨这个人物很独立。”独立,是人物的关键词之一,“她希望自己离开谁都能活,希望有自己的事业,有能力养活自己。现代很多女性应该都希望这样子。”
就是这个剧本让刘诗诗决定复工拍戏。

刘诗诗
ELLE

黑色薄纱上衣、黑色蓬蓬短裙、黑色打底长袜、珍珠装饰耳环、多层珍珠腰链均为Chanel
“其实,我原本没想那么快出来演戏的。因为那时候我还在喂宝宝,因为这个戏,我和导演聊了一下……然后,把这个时间稍微提前了一点!”
原本计划休息多久呢?
“反正不是这么快就开始拍戏吧……”刘诗诗突然停住,转而,澄清她觉得非常重要的那件事,

刘诗诗
ELLE

米白色皮衣、黑白拼接百褶皮裙、米色豆豆鞋均为Tod‘s

金色圆形耳夹、珍珠钻饰颈链均为Miu Miu

金色手镯 Chloé

白色短袜 Wolford
随意聊起疫情期间的居家日常,她不觉无聊或焦虑:“我平时就挺宅,加上有孩子在,可以忙的事很多,会分心,不想那么多。”因为疫情,身边许多人都开始格外担心未来的风险,“我的观点是顺其自然,虽然地球每天都是危险的,但每天也有开心,也有幸福。”
最后一个问题被抛出:说起美好生活的场景,现在,就此刻,你脑海中浮现起什么?
“跟家人在一起。对!其乐融融,哈哈。”这个答案会令她开心。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独家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