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境》:马可鲁个展

⾹港—《无人之境》是北京画家马可鲁的个展,当中展出由1970年代⾄今的罕见风景画和抽象绘画。展 览向观者传达艺术形式、自由意志和生活的关系,探讨三者在荒野中完全不被限制的概念。

⻢可鲁
⻢可鲁

展览⽇期 2022年5⽉24⽇⾄2022年7⽉30⽇,星期⼀⾄星期六(上午10时⾄晚上7时)

地点 藝術⾨,⾹港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6楼

⾹港—《无人之境》是北京画家马可鲁的个展,当中展出由1970年代⾄今的罕见风景画和抽象绘画。展 览向观者传达艺术形式、自由意志和生活的关系,探讨三者在荒野中完全不被限制的概念。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团体“⽆名画会”的初创成员之⼀,马可鲁⼀直对绘画抱有信念,愿意诚实⾯对整个创作过程。他以不同的⽅式处理⼆维视野,在作品中实践全⾯创作⾃由。绘画的意义与作品的联系逐渐令他产⽣质疑,甚⾄否认自己的创作。他认为没有⽣命的物体没有任何意义,⽽艺术家也没有在⽣命和意义之间做出任何区分。事实上,艺术和⽣活两条并⾏的路,它们在某点上汇合引导⻢可鲁。他说:“绘画⼏乎是⼀种疯狂和不可能的⾏为,因为它让我们孜孜不倦地享受,让我们⽆路可退;绘画是⼀种存在⽅式,是⼀种精神漂泊。”

⻢可鲁
⻢可鲁

「漂泊」⼀词在多⽅⾯概括了马可鲁的情感,⼀个谦逊的⼈⼤半⽣经历了许多变化和难关。然⽽,他也全⼼全意地相信艺术创作的过程。1954年出⽣于上海的马可鲁,年轻时已对艺术产⽣浓厚兴趣。到了1970年代初,他是⼀个俗称「⽟渊潭画派」的艺术家团体其中的主要成员,亦为“⽆名画会”或“⽆名”奠定基础。该团体是由⼤多数⾃学成才的艺术家组成的草根组织,他们当时经常冒险到北京郊区写⽣,并于1974年举办⾸次地下画展,其后在1979年北京北海公园举办第⼀次公开展览,正式取名为“⽆名”。马可鲁和其他团队成员都对社会主义写实主义的官⽅艺术不感兴趣,他们的绘画⻛格更加多样。值得⼀提的是,这种匿名的“为艺术⽽艺术”的⽅式代表了⼀种对创作⾃由的集体呼吁,这种创作⾃由与当时⼗年间的社会分裂和阶级⽃争背道⽽驰。⽆名成员常描绘⾃然,但并不旨在完美写实。我们不能将他们的绘画⻛格视为⻄⽅现代主义的衍⽣品。回想起来,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艺术品传达了⼀种深刻的渴望,尽管是在⼀个从众的时代出现。1970年代对马可鲁来说是⼀个重要⾥程牌,他学会了通过⾃然来理解现代主义,特别是对⾊彩、光线和⾊调的运⽤。到了1980年代初,许多⽆名成员也分道扬镳。

⻢可鲁
⻢可鲁

1988年,马可鲁应邀参加北京艺术学院中美艺术家联展,后赴上海美术馆和纽约史诺格港⽂化中⼼。同年,他前往欧洲并在斯古海根绘画雕塑学校获奖学⾦,跟随了他那⼀代中国艺术家之路。在纽约定居的他受 贾斯珀·琼斯、马克·罗斯科和威廉·德库宁等现代主义⼤⼈物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更被美国抽象画家阿德·赖因哈特的作品吸引,尤其是赖因哈特所提倡的⾮艺术概念,指出现代艺术的唯⼀使命就是了解艺术的本⾝,研究其过程、意义和成因,与无名的初衷产⽣共鸣。马可鲁还重申⾃⼰内⼼是⼀个现代主义者:“我不希望我的艺术被⽤于其它东⻄,除了艺术本⾝。”

⻢可鲁
⻢可鲁
⻢可鲁
⻢可鲁

马可鲁对艺术纯洁的追求可在《⽆⼈之境》中发掘,展览意图模拟⼀种疏离的鉴赏状态,⿎励观者对作品进⾏⽐较阅读。展出的⼋组作品来⾃不同时期,按时间顺序排列,阐明题材构思、处理⼿法和选⽤材料,例如:⼀幅具象的⼭⽔画与抽象画并列。《灰⾊调的⽟渊潭》(1974年)是⼀幅象征⽆名活动的⼭⽔画,描绘⾊彩柔和、绝⽆⼈烟的荒凉景观。⽽在《秋天的荷塘》(1983年)中,可⻅当时仍居于北京的马可鲁明显减少了⻛景的印象,从调⾊板⼊⼿限制于⿊⽩⾊调,开始更深⼊研究⾮具象的形式,如《⽩⾊》(1985年)。在1990年代初期,他正研究⾊域的相关性,作为抽象表现主义代表作《⿊⾊构成之⼀》(1991年),这纸本双联作品是具有中国⽔墨画的特征,左侧⾯板上⼀条暗淡的垂直线与右侧⾯板上的⼀条曲线相辅相成,质疑画⾯的正⾯性。

《⼋⼤系列之六》(1994年)参考清代⽂⼈画家“⼋⼤⼭⼈”,本名“朱耷”,那些看似传统的⼭⽔画,实际上是⽤油、混合材料和蜡画制成,有意将中国⽔墨画的传统融⼊⻄⽅抽象的语⾔之中。同年完成的《⼋⼤系列之⼆》(1994年)是⼀幅⼤型单⾊画实现连贯的⾊场,与层层笔触间保持良好的平衡,让观者联想到布莱斯·⻢尔顿的抒情抽象,以及他对抽象的感悟。

⻢可鲁
⻢可鲁

旅居时,马可鲁亦会想起故乡北京,《秋⻛、湖⽔、柳萌、紫⽵院》(1975年)和《⼀九⼋九之六》(1989年)并列,呈现他对北京两个遥远记忆。《秋》(1991年)中的⻩⾊代表⽣与死、光明与天堂。《北三街的摩托⻋维修店》(2000年)是⼀幅⽣活画作,这种做法从未完全离开⻢可鲁,与他在布鲁克林的⽇⼦建⽴重要联系。

⾯对不幸的家庭悲剧,马可鲁于2006年回到北京思索下⼀步。直到2008年,他才重新开始绘画。 《⽩光》(2008)投射出⼀个⽩⾊的空⽩领域,就像照明⼀样有意识地清空了画中多余的东⻄。⻢可鲁说:“我将告诉您什么是荒野中的抽象。我这幅绘画是关于光,⼀缕炫⺫的光,令⼈⺫盲的光”。《囚》(2015)是⼀种解放的声明,切断了各种约束,他从不认为⾃⼰的创作⾃由是理所当然,但他亦常对艺术的思考过程⾃我怀疑和保留。

⻢可鲁
⻢可鲁

由2016年开始的《啊打》是马可鲁⼜⼀次尝试打破熟悉元素的系列,以特殊的图像转移⽅式压制绘画痕迹,进⼀步探寻绘画的偶然性,继续踏上绘画要保有纯洁又⾃相矛盾的旅程。正如奥斯卡·⺩尔德在他的⽂章《艺术与⼿⼯匠⼈》中所⾔,艺术家的使命不是刻意与世界和解,⽽是遵守不受现实限制的独⽴形式的制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前沿